「一定要在截止日前完成!」「為什麼達不到說好的目標?」這些話,是否在你的職場也常常聽到?

但,正是這些嚴厲又激勵的話語,釀成一家百年企業最大的危機。

風暴延燒,全球暫停出貨

馬自達、速霸陸代工受衝擊

繼2023年4月,豐田汽車(Toyota)旗下子公司大發汽車(Daihatsu)出現海外車型測試數據造假之後,委外的第三方委員會又在12月20日證實,大發旗下64種車型、3款引擎,都捏造了車輛碰撞測試數據。

至少到2024年1月底為止,大發將暫停全球所有車款的出貨與銷售。而大發除了母公司豐田以外,還為馬自達(Mazda)、速霸陸(Subaru)等品牌代工生產。

根據帝國資料庫估計,與大發汽車有直接往來、或間接供貨的日本供應商就超過8千家,相關營收更超過兩兆日圓﹙約合新台幣4千4百億元﹚,影響還在持續延燒中。

但真正耐人尋味的是,並沒有任何豐田主管指示造假。第三方委員會報告指出,數據捏造的主因,竟是大發員工「無法說No」的企業文化。

專注在小型車領域的大發汽車,創立於1907年,更發明了日本第一座國產引擎。2022年,它的全球銷售量逾70萬輛,約貢獻豐田集團1成的營收。

「大發在豐田集團中的角色,是生產低成本汽車,」在豐田任職超過30年,曾任日本行銷總監的高田敦史在網媒Newspicks直指,數據造假的主因,「可說是為了滿足豐田的期望。」

第三方委員會的報告明確指出,「極端的壓力」——尤其是過度緊迫而僵化的期限,迫使一線員工無法對無理的要求說出「我做不到」,最後鋌而走險。

為了趕進度,檢測員工改用計時器而非感應器讓安全氣囊彈開,或以副駕駛座取代駕駛座的數據等,只為了在期限內通過非合格不可的碰撞測試。

造假的遠因,是母公司豐田一心追求卓越,卻忽略了目標的不切實際。高田敦史認為,既然要削減成本,成品必然要有所妥協,母公司應該要決定有哪些堅持「不得不放棄」。

但只要一掛上豐田的標誌,就算是由大發代工,消費者還是會要求汽車的質量與豐田相當,讓成本居高不下。

中西汽車產業研究社長中西孝樹向Newspicks分析,豐田集團之所以接二連三出現違規事件,與其嚴厲的要求息息相關,「就像是熱中教育的父母,雖然教得出認真的孩子,但只要一不留神,孩子就會走偏一樣。」

雖然造假數據可以一路追溯到30年前,但其實一直到2014年之後,大發的造假件數才大幅攀升。

成功縮短開發週期

卻讓它從此沒有失敗的權利

相對於豐田以中、大型車款為主力,大發更具生產低價小型車的優勢。但,正是大發2011年問世的輕型車Mira e:S,成功縮短了開發週期,讓這個一時拿下高分的孩子,從此失去了失敗的權利,只能致力於短時間開發。

尤其,大發在2016年成為豐田的全資子公司,擔負豐田開拓馬來西亞、印尼市場的重責大任。面對優秀的學霸父母,大發的第一要務就是滿足母公司的期望。

《日經xTech》指出,當不合理的進度成為常態,站在大發技術人員的立場,若說出「我做不到」,等於宣告沒有實力完成任務,所有業務也可能移交到豐田的手上。反之,只要說出做得到,豐田就可能降低管理的強度,大發也會更具開發上的自由。

中西孝樹指出,大發曾是一家充滿活力的車廠,但在豐田「直升機式」的嚴格管理下,活力已蕩然無存,只會跟隨豐田的意見。一旦出現失敗或錯誤,就會在會議上遭到反覆檢討,「如果因此導致了造假,父母該擔起沉重的責任。」

而造假的近因,則是豐田「現地、現物、現實」的三現主義,未能確實落實到大發身上。很少大發主管會造訪工廠,過度削減成本也使造假惡化,2022年大發負責碰撞測試的安全部門員工人數,只剩十多年前的3分之1。

「我想就算出現異常,大發也拉不亮工廠的警示燈,」豐田汽車會長豐田章男接受汽車網媒Best Car採訪坦承,「譴責文化」仍持續存在,「一旦真的發出了警示,讓生產線停下來,就會受到斥責。我剛進入豐田的時候也是如此。所以,關鍵取決在主管身上。」

他並補充,「人們常常誤以為TPS﹙豐田生產方式﹚的目的,是為了提高效率。然而,TPS最重要的是讓工作變得更輕鬆,效率也會跟著提高。」

不只螺絲太鬆,就連螺絲太緊,也會衍生管理問題。現在正是豐田拿出TPS精神,反覆追問「5次為什麼」,徹底改善子公司溝通,重新審視企業治理的關鍵時刻。

※更多精彩報導,詳見《商業周刊》網站。

※本文由商業周刊授權刊載,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大發 #豐田 #汽車 #委員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