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亞生技創辦人王長怡與女兒胡世一經營權爭奪戰至今爭訟不斷,現又傳出王長怡及個人投資公司遭退票紀錄。根據《鏡週刊》報導,王長怡掌控的相關公司因積欠貨款遭法院聲請支付命令追討,甚至傳出王長怡的財務也出現狀況而跳票。根據台灣票據交換所票信查詢服務,截至今年12月8日,王長怡及個人投資公司,共有5筆退票記錄,退票理由都是「存款不足」。

依據台灣票據交換所票信查詢服務,查詢「第二類票據信用資料查覆單」的資料顯示,截至今年11月28日,王長怡有1筆退票日期為今年10月18日、金額200萬元的退票紀錄,退票理由是「存款不足」,清償贖回的註記日期為今年10月27日。

除個人外,截至今年12月8日,王長怡投資有限公司也有4筆的退票紀錄,總金額為1120萬元,分別是今年9月13日一張支票面額1000萬元,及12月8日三張支票面額各20萬元、50萬元、50萬元,退票理由都是「存款不足」,而且清償註記日期為空白。

根據經濟部公司登記資料,王長怡投資有限公司於111年06月21日設立,資本額200萬元,公司代表人是王長怡,持有完全股份。王長怡個人的1筆退票紀錄、有清償註記,王長怡投資有限公司的4筆退票紀錄、沒有清償註記;這些票據信用是否影響王長怡的公司、董事或實質負責人資格,令外界關注。

據報導,今年1月起,新竹地院就開始收到向聯亞生技集團的聯合生物製藥公司追債的案件,分別是請求給付貨款、支付命令、給付價金等案件,金額從2萬餘元到上百萬元不等,至今已逾10件,其中部分案件已和解收到款項。因這些債款金額都不高卻得鬧上法院才解決,如今又傳出王長怡跳票,聯亞生技集團的財務狀況已在相關廠商間引發熱議。由於聯亞生技是國發基金投資項目,若因負責人的財務及票據信用影響公司營運,恐損害納稅人權益。

巧合的是,UBI TW HOLDINGS, LLC.(美商聯合生物醫學台灣控股公司)在相同期間,委託伯衡法律事務所發函給金管會等主管機關負起監督責任,發函全國證券商,責成券商不得協助王長怡將本公司股票設定質押。

聯亞生技集團經營權之爭,王長怡與胡世一母女至今未停戰,王長怡認為自己是集團的法律上及實質上負責人;但胡世一這一派卻認為,依據美國的法院確定判決,王長怡早已遭母公司集團UBI解職,無權再擔任負責人,經營權爭戰至今已紛擾1年多仍未平息。

對相關指控,聯亞生技集團聲明,是有心人士多次惡意指稱「王長怡已不是UBI公司的股東,對UBI已無控制權」,此乃無稽之論。王長怡並反控女兒胡世一非法侵奪UBI,並提告,相關經營權訴訟仍進行中。

聯亞生技今上午最新代王長怡發布新聞稿指出,在籌資借貸的過程中,許多自稱金主、金代等出其不意胡亂放出對集團不利的消息,而覬覦經營權並搶奪的前聯生藥執行長林女士,也不斷收買公關公司,利用各種機會釋放不實言論,擾亂社會視聽。此外,還有試圖騙取盜竊本人支票與房產原件的。

針對偷竊侵佔支票與資產之不法事,集團均已提起告訴,但基於偵查不公開的原則不便說明。

聯生藥在2022年4月起至2022年12初被林女士將本人惡意隔絕無法進入公司及取得公司任何資訊、並以不當手法全權主政期間,積欠廠商多筆款項,其後並惡意霸佔聯生藥ERP系統不予歸還,使我們不知廠商欠款名目,公司只好經由法務處統籌經法院與廠商協商分期還款。

在籌資借貸的過程中,許多自稱金主、金代、中人的人等每每出其不意胡亂放出對集團不利的消息。當然,覬覦經營權並搶奪的前聯生藥執行長林女士等,也不斷收買公關公司,利用各種機會釋放不實言論,擾亂社會視聽。此外,還有試圖騙取盜竊本人支票與房產原件的。當然我們對此偷竊侵佔支票與資產之不法事,均已提起告訴,但基於偵查不公開的原則目前不便在此說明。其中,令我痛心疾首的是一位陳女士,從頭到尾我對她以誠相待,但在重要關頭卻趁我對台灣金融市場不熟悉及時間緊迫下詐取高利,並暗中取走本人有價支票,還虛情假意要保護我不被他人所騙,硬是取走我坐落在信義區的原本房產證,接著一去不回,不見蹤影。此事導致我需持續負擔高額利息,並且無法處理資產止血。

聯生藥在2022年4月起至2022年12初被林女士將本人惡意隔絕無法進入公司及取得公司任何資訊、並以不當手法全權主政期間,積欠廠商多筆款項,其後並惡意霸佔聯生藥ERP系統不予歸還,使我們不知廠商欠款名目,公司只好經由法務處統籌經法院與廠商協商分期還款。所幸黑暗過去、黎明到來,僅此謝謝大家的支持,並一起重建一個用心培養二十年的生醫模範生,成就更多創新產品、造福人類。

#聯亞 #生技 #退票 #王長怡 #胡世一 #經營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