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12月22日,大陸當局突然提出《網路遊戲管理辦法(草案徵求意見稿)》,由於草案大量新增限制和監管內容,因此網易、騰訊等遊戲公司股價大跌,也引發市場震撼。即便大陸官方提出澄清,表示這並非最後定案,但各界仍憂心2024年大陸經濟路線是否又將向左轉?

■面臨國際、國內雙重挑戰

要回答此問題,可從不久前大陸召開的規格最高經濟決策會議─中共中央經濟工作會議(簡稱中經會)來觀察。

決定2024年大陸經濟政策的中經會,依例在2023年的12月召開。此次中經會開宗明義提到:目前大陸存在一些不利條件,包括國際政治紛爭和軍事衝突多點爆發、全球經濟增長動能不如疫情前;與此同時,內部有效需求不足,居民消費和企業投資意願不夠強;部分新興行業存在重複布局和內卷式競爭,一些行業產能過剩;社會預期偏弱,企業存在不願投、不敢投現象;風險隱患仍然較多,化解多年積累的房地產、地方債務、金融風險需要一個過程。

上述國際、國內因素,特別是接連的房地產爆雷,致使2023年大陸經濟跌宕起伏,雖然仍可達到原設定的5%經濟增速,但一般認為,2024年大陸經濟仍將面臨許多挑戰。基於此,中經會提出「穩中求進、以進促穩、先立後破」12個字,作為2024年宏觀經濟政策的指導方針與經濟工作方法,事實上,也預示了中共2024年經濟政策三大原則。

■「穩中求進、以進促穩、先立後破」

首先,重中之重是維穩。2022年底中經會提出「穩字當頭、穩中求進」;2023年同樣強調要「穩中求進」,意味中共將延續往年的基調,任何的政策推動都不能影響政府治理的穩定。

其次,經濟增長新動能是新型產業。中共強調「穩」和「進」是一種辯證關係;穩是大局、進是方向。「穩中求進、以進促穩」,意指要在「穩」的基礎上推動「進」,通過經濟結構改革的「進」來實現「穩」。依照大陸學者說法,就是「以發展眼光看待問題,以積極的姿態解決安全和穩定問題」。落實到具體政策,就是加速建構新型態產業作為經濟增長動能的新結構。

最後,系統性風險要漸進化解。和2022年相較,2023年中經會最大的不同是提出了「先立後破」原則。然而,要立什麼、又要破什麼?為何是先立後破?不是先破後立?綜合大陸分析,所謂「先立後破」,重點就在於不急於求成,要遵循經濟發展規律循序漸進。因此,所謂的「破」,就是例如老基建、房地產、低端製造業等舊有發展模式的破除;所謂的「立」,就是新基建、科技產業、智慧製造新發展模式的建立。依此來看,此次中經會定調的「先立後破」,事實上就是中共常用的「漸進試點」。可以預期,中共來年將會避免過去一刀切、運動式的經濟整頓政策;更重要的是,就是先加速推進以科技為主的新經濟增長模式;同時,以漸進方式化解潛在的系統性風險。

■來年經濟政策四大重點

綜合中經會的會議結論,大陸2024年經濟政策勢必呈現幾大重點:一是高質量發展。中共指出,大陸正處在轉變發展方式的關鍵階段,勞動成本上升、資源環境約束增大、粗放的發展方式難以為繼;就是說經濟必須由高速增長階段轉向高品質發展階段。在這個階段,將提出以質取勝的新產業,揚棄低水準重複建設和單純數量擴張。

二是透過優化供給以擴大內需。中共認為,2024年全球經濟增長和貿易動能依然不足,因此要更加重視擴大內需,而關鍵就在提高供給水準,也就是所謂的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中共同時強調,要讓消費和投資形成相互促進的良性循環。

三是持續改革開放。無論是加快全國統一大市場建設或促進民營經濟發展壯大,此處的改革強調的是擴大市場的作用;至於所謂的開放,則是持續推進各類型的區域經濟整合,以期打通所謂國內國際兩個市場。四是發展和安全並重。中共論述,安全是發展的前提,發展是安全的保障,因此,在發展的同時,仍要將無論是糧食安全、能源安全或供應鏈安全,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上。

總體來看,中共認為大陸正處於疫後恢復期,以及產業結構調整的發展新階段,因此2024年不至提出太過激進的經濟政策。但要注意的是,中共二十大提出的具社會主義色彩的中國式現代化目標並不會改變,只是將呈現以深化改革為手段、以約束資本為原則、以共同富裕為號召的辯證統一與動態平衡的蜿蜒曲折道路。也就是說,仍將堅持發展與安全並重,因此必定只能摸著石頭過河,因而呈現更為複雜的樣貌,各界應高度關注情勢的變化。

#穩中求進 #大陸經濟 #中經會 #網路遊戲管理辦法 #網易 #騰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