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拜登任期第3年所任命的法官人數,跟前總統川普執政第3年相比少許多,有專家擔心,這恐影響拜登讓聯邦法官背景更多元的努力。

路透社報導,隨著拜登和川普在2024年11月大選再度對決的可能性越來越大,聯邦參議院民主黨人承諾將持續聚焦於拜登2024年的法官任命案,讓拜登上任後提名的聯邦法院法官人數從目前的166人進一步增加。

拜登上任頭兩年的法官任命案數量,要不與川普旗鼓相當,要不就更多,但2023年卻開始落後,主因參院共和黨人發揮影響力,迫使白宮就潛在提名人選與他們討價還價。

民主黨籍前聯邦參議員、自由派美國憲法協會(American Constitution Society)領導人范戈德(Russ Feingold)表示,任命速度一慢,拜登持續把背景多元法官送進聯邦法院的能力就面臨了風險。

他表示,這是因為2024年登場的大選若發生白宮易主,或民主黨失去聯邦參院多數席次的情況,拜登在推動聯邦法官人選背景多元化的進展恐就戛然而止。

●重要性為何?

過去,美國聯邦法官多為白人男性,且通常是前檢察官或前律師事務所合夥人。拜登2020年競選總統時曾承諾,若當選將讓法官人選更多元化。

根據「民權與人權組織領導人會議」(The Leadership Conference on Civil and Human Rights)資料,拜登提名獲認可的聯邦法官中,2/3是有色人種,108人是女性。

民主黨籍的拜登經常提名民權律師和公設辯護人擔任法官,藉此抗衡共和黨籍前總統川普於任內任命的234名保守派法官影響力。

聯邦參議院2023年雖通過拜登69位法官的人事案,仍遠少於川普執政第3年獲認可的102名法官。

●展望2024年

拜登可以透過2024年加快任命腳步,來彌補2023年的數字。他已經宣布了另外30名提名人選,但尚未獲得確認。目前聯邦法官職位還有53個空缺,且預料還會有更多。

因此,理論上,拜登4年任期內任命的法官人數仍可能與川普不相上下。

華府智庫「布魯金斯研究所」(Brookings Institution)客座研究員惠勒(Russell Wheeler)說:「懸缺很多,但他提名的人選能在紅州(傾向支持共和黨的州)獲得支持嗎?這是個大問題。」

印第安納州、愛達荷州和路易斯安那州的聯邦地區法院法官已於2023年獲得通過,而佛羅里達州、南卡羅來納州和德州的提名人選仍有待確認。

拜登在2023年結束前宣布,他打算很快會在有共和黨參議員的州提名5名新法官,包括兩名德州法官,他們已獲共和黨籍參議員柯寧(John Cornyn)和克魯茲(Ted Cruz)支持。(譯者:劉文瑜/核稿:蔡佳敏)1121227

#法官 #拜登 #聯邦 #川普 #人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