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一年,「高通膨」是全球經濟的主旋律;然而,隨著歐美央行升息循環告一段落,這場持續近2年的抗通膨之戰,似乎也到了收尾階段。

通膨落下、利率在高位徘徊,主要央行貨幣政策即將轉向……,「撥雲見日」之後,2024年的全球經濟,也將呈現出另一番新的光景。

以台灣來說,在經歷出口連續12個月衰退、外銷訂單萎縮,庫存大量累積等衝擊,年中以來,各家預測機構不斷下修台灣今年經濟成長數字。在不少國人眼中,2023年可謂台灣貿易「猛烈撞牆」的一年。

但,隨著時序邁入年底,出口於9月重回正成長,台灣經濟否極泰來的曙光,已漸漸閃現。

「2024年會比今年好上不少。」台經院研究六所所長吳孟道指出,台灣經濟有望脫離今年力圖「保一」的泥淖,重新回到3%的中度成長區間。

吳孟道解釋,從投資面看,目前庫存已逐漸回到正常水準,加之廠商先前遞延的投資將於2024年逐步落實,而「淨零排放」目標將加快綠色投資;從消費面看,則來自明年基本工資與軍公教員工的薪資調升,以及每人基本生活費免稅額的調整,推升民眾可支配所得;從出口面看,則是有望受惠於全球商品需求的復甦。

呼應吳孟道的說法,富邦金控首席經濟學家羅瑋接受本刊訪問時亦認為,在資通訊產品出口已恢復正成長、民間投資力道有望回溫至2022年上半年的背景下,明年台灣的經濟成長率「保三」應無大礙。

但羅瑋也提醒,展望2024年,全球經濟仍有幾大風險值得關注,若相關風險未能妥善應對,加上製造業復甦動能假設未如預期,全球經濟在最糟情境下,不排除出現「同步停滯」的景況。

第一個風險,是全球利率「高原期」過長。羅瑋觀察,若主要央行維持限制性利率水準太高、或時間過長,「將可能導致部分金融機構的流動性出現問題。」嚴重的話,羅瑋表示,不排除再度引發類似今年3月美歐銀行爆雷事件。

第二個風險,則是地緣政治。「明年美國、印度、印尼、俄羅斯、南非,以及台灣,都將舉行選舉。」羅瑋一一列舉。「其中,尤以美國的變數最大。」他表示,鑑於共和黨可能在明年美國總統大選中勝出,屆時如果是川普回朝,勢將再度對國際經貿關係投下一記震撼彈。

對此,台新金控首席經濟學家李鎮宇亦提醒,根據過去針對美國選舉年的研究發現,1952年至今,沒有一位總統候選人可以在經濟衰退當年度成功連任;這代表什麼?「只要美國經濟軟著陸失敗,川普就有很大機會出線,」如果是這種局面的話,「預計最早2024年下半年,全球資本市場就會開始出現動盪。」

不過,李鎮宇補充,他相信美國經濟終究得以避免衰退,因為他觀察,回顧去年此時,許多人在預測中犯下的最大錯誤,就是小看了美國經濟的「韌性」。於是,展望2024年,一幅「軟復甦之路」的圖景漸漸明晰。

在這條路上,美、歐兩大經濟體有望成功「著陸」,台灣、日本則將重拾成長動能,至於深陷「信心缺失」衝擊的中國,則正在摸索著去槓桿下的轉型契機。

雖然,在這條路上,衰退的烏雲仍未散盡,通膨的暗影仍在遠處徘徊,但無論如何,站在全球經濟的窗櫺前,成長的曙光已然清晰可見。

向前一步,推開2024年的大門,「撥雲見日」之後,將是全新局面的一年。

(圖/今周刊提供)
(圖/今周刊提供)

文章來源:閱讀全文

#高通膨 #全球經濟 #台灣經濟 #出口 #連續衰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