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報編譯柳繼剛綜合外電報導】Anucha接者回憶當初,在到達加薩走廊之後,身穿制服的哈瑪斯武裝分子將我們這些泰國人交給另群人,然後雙手被反綁在身後,就被帶到另個廢棄的房子去。

Anucha說,在我們這群泰國俘虜中,還有一名快被嚇死的18歲以色列青年。這位年輕人是我在以色列南部,離加薩不遠的雷姆(Re'im)地區所認識的,當時正在酪梨農場做事。

被綁走不久後,Anucha這群俘虜就莫名被拳打腳踢一頓,Anucha表示,因為有喊自己是泰國人,所以才沒被打這麼慘,但同被帶走的以色列青年,就沒有我們這麼幸運。

在Anucha一行人被折磨1小時之後,全部5個人都被押上另輛卡車,開了大概30分鐘,就到一棟可通往隧道的小建築物。在地道口附近又被打且被拍照,然後穿過一條大約一公尺寬的黑暗小通道進入一個小房間內。

在這個面積連一坪都不到,只有燈泡照明且無窗的狹小空間裡,又再加入另個以色列男性俘虜。Anucha無奈指出,哈瑪斯連打我們兩天,且用電線抽打以色列人。俘虜就直接睡在沙地上,每天吃兩次那種形狀是扁的麵包,且一齊分著兩瓶水喝。

萬一內急的話,就是在被關的房間附近,地上有個洞來解決。有8名拿著類似AK-47機關槍的哈瑪斯在看守,其中之一要我們這些人質不要相互交談。Anucha難過的說,當時感到非常絕望。

Anucha一開始是用吃幾次麵包來算被囚禁幾天。就在4天後,這6個人又被帶到另個房間。在Anucha移動時看到,這些地道兩旁都是金屬門。被釋放的Anucha沒有受重傷,但手腕上仍有明顯被綁的痕跡,勒痕好幾個星期都沒消失。

換過新的牢房後,空間較寬敞,可睡在塑膠床單上。在這個有3顆燈泡的房間內,凹進去的地方就是廁所。另外,Anucha也沒再被打以外,甚至還加菜,包括可以吃到堅果以及奶油,後來又有大白米飯。

Anucha這時還是用吃了幾頓來算日子,並在地板上留下划痕來記錄。後來,當看管的守衛拿一些文件讓這些俘虜簽名時,之後的情況就此改變。Anucha用警衛留下的一支白色原子筆來記錄時間、紋身以及在塑膠片上畫上下棋的棋盤,棋子是用粉紅色和綠色的牙膏盒做的。

另個讓Anucha可以勇敢活下去的動力,就是談論美食,因為食物就是希望的根源。然後又過去幾個禮拜,經常思念家人的Anucha,對以色列在地面上猛烈攻擊一事,完全毫無所悉。

到了第35天,一名身穿黑衣的男子前來短暫檢查。從這位男子的行為舉止,以及看守警衛的恭敬態度來看,應該屬於哈瑪斯的管理高層。之後,日常生活又一樣,直到某天,一名守衛在Anucha吃完第一餐後宣布,泰國人回家吧。

Anucha這4名泰國人質,在密密麻麻的地道裡走了整整兩個小時後,終於到達哈瑪斯地上的基地,那時候也有幾位以色列女俘虜在等。一直等到11小時過後,紅十字會人員就來接手,11月25日正式離開加薩地區。

感動到流淚的Anucha直言,沒想到自己會被釋放,感覺像是重生一樣。Anucha說,其實最難過的是,10月7日剛被擄走的那天,一齊被綁的夥伴就這樣消失在我面前,真沒想到我朋友竟然這樣就走了。(2-2)

#相互 #時報 #Anucha #俘虜 #哈瑪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