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顧2023年的日本和南韓,有風塵僕僕的元首外交,也有合縱連橫的國際政治。從11月中旬的亞太經合會(APEC)領袖代表會議,到緊接而來的11月下旬中日韓外長會議,「外交先於內政」的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和韓國總尹錫悅,從「親美-抗中」轉為「親美-友中」,至少已對中國大陸正式釋出善意,也讓一度緊張的東亞情勢稍有緩和。此其中,英國面對明年秋天的國會大選,扮演令人意外、卻被忽視的重要角色,也值得一併探討。

在日本方面,岸田政府自8月底開始排放福島核污水,引發中國大陸的強烈反對,當是岸田今年最大的外交危機。在內政方面,日圓在今年11月中之前的大幅貶值,雖有助於提升出口競爭力與解決長期的通縮問題,但民生物資大漲,卻讓人民非常「有感」,加上首相任用長子擔任政務秘書官,近日又發生岸田與所屬政治團體成員經常報公帳舉行高檔宴會,更引發輿論反彈。影響所及,岸田的支持度已跌破3成,不僅創2012年自民黨重新執政以來的最低,更嚴重危及明年的大選,因為他可能在2024年9月自民黨總裁任期屆滿之前,就提前舉行國會大選。為了確保總裁寶座和首相大位,現階段岸田的第一要務,便在於改善與中國大陸的經貿和外交關係,而明年初,中日韓三國元首峰會能否順利舉行,將是最重要的指標。

在南韓方面,尹錫悅就任總統一年七個月以來,在內政上,與岸田一樣面臨施政不得民心,支持率低下的困境,迫使他在12月4日大幅改組內閣,一口氣撤換財政、農業、中小企業等六個部會首長。相對地,在外交方面,尹錫悅受惠於南韓各大集團的隨行會談,以及風靡全球的男女天團如BTS與BLACKPINK的陪同亮相,在國際舞台的能見度極高。他11月下旬赴英國進行國是訪問,簽署「英韓唐寧街協議」,為今年的「風光外交」劃下完美的句點。然而,隨著美國和南韓軍事關係的明顯強化,也造成去年迄今,北韓愈來愈頻繁地發射飛彈,日前還發射間諜衛星升空。在兩韓緊張關係難以化解下,韓國若繼續與中國大陸交惡,將更難達成透過外交改善國安的目標。

展望2024年,籌劃中的中日韓三國元首峰會,固然是日本和南韓回應APEC「習拜會」的外交宏觀調控,但其與美國和英國的政治、經貿、軍事之全面性關係,才是兩國不變的施政主軸。特別值得一提的,是兩國和英國在政治軍事和經貿外交層面的大幅進展。一方面,英國在今年正式加入由日本主導的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CPTPP),也已經啟動日、英和義大利的新世代戰機研發。另一方面,在韓國和英國建交140周年(追溯到1883年朝鮮王朝時期)前夕,英國內閣小幅改組,由曾經擔任六年首相、相對友中的卡麥隆出任外相。尹錫悅在英相蘇納克內閣改組後到訪,與英國簽署「全球戰略夥伴關係」,合作場域包括:AI、網路安全、希望建立「半導體合作框架」與「清潔能源夥伴關係」,而希望設立的「供應鏈平台」則著眼於醫藥和關鍵礦物。政策項目近乎無所不包的協議,有待未來雙方的具體落實。

在過去這兩年「美日韓」三國聯盟的背後,是被世人所忽視的日韓和英國「類聯盟」的形成。英國在卡麥隆首相任內公投確定脫歐,其後為了開拓海外市場,重返一百年前所稱的「遠東」,與其前東南亞殖民國共同參與CPTPP,並與日韓建立政經軍事合作,未來還可能升級至全面性的戰略夥伴關係。而日韓和英國的「類聯盟」,正是三方政府目前都亟需的「外交轉進口」政績。不過由於明年秋天,英國將舉行國會大選,已執政14年的保守黨政府未必能續任,屆時若由工黨勝出,會不會改變目前與日韓的緊密政經軍事關係,仍有待時間檢視。

同樣的,日韓元首配合美國總統拜登對華政策的調整,從抗中轉友中,能否取信於中國大陸,恐怕也要「聽其言,觀其行」,就看岸田與尹錫悅政府如何表達、堆疊出政治善意。

#岸田文雄 #日本 #南韓 #尹錫悅 #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