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林縣土庫小鎮鄉間,放眼不只農田和養豬場,還隱藏了一座頗具反差感的歐風可可莊園,這家名為「土庫驛」的可可莊園,為傳統鄉村注入全新的可可產業鏈,也間接串起社區經濟。這幾年,不到3萬人的小鎮,每周已能吸引數千名外來人潮造訪。

然而,眼前這個充滿動能與生機的鄉鎮,在7年前,呈現的是截然不同的光景。

「若要雲林人為土庫填上簡歷,特色那欄多會留白。」當地人口中這座「悲情」小鎮,超過40年人口負成長,8成居民務農,社區老人則時常獨自拿著小板凳,在家門口從日出坐到日落。

從小在土庫媽祖廟旁長大的陳盈豪,到海外闖蕩20多年,「每次坐客運回家,沿途看到街、景、人都一樣,我清楚知道,土庫是不會改變的。」

但在2016年,陳盈豪的父親罹患阿茲海默症,攝護腺癌末期轉移骨癌,母親照料壓力過大,出現突發性耳聾,他才驚覺情況不對,「一定得回去了!」

沒想到,自己做的一個決定,意外讓這個沒落小鎮,迎來翻轉契機。

毫無背景的陳盈豪,買了塊1.5公頃的農地開始學習當農夫,但地主神神祕祕,直到簽約後才同意現勘。「我一走進去,整個人都傻了,裡頭堆滿廢棄物和餿水,徒手就撿了6公噸的醬油空瓶,請了300台卡車清運。」土地重度汙染,陣陣惡臭撲鼻,沒有比這更糟的狀況了。

「真的⋯⋯要繼續下去嗎?」一度猶豫的他,在整理過程中發現這塊地曾開過地下賭場,也是毒品交易暗角,而這塊「土庫毒瘤」卻又緊鄰他的母校土庫國小(現改制為越港國小),「小小學弟妹就在隔壁上學,這怎麼行!至少要把這個犯罪溫床去除。」

於是他心一橫,跑到雲林縣政府註銷農地上的養豬執照,決心好好務農。承辦人員透露,當時這張稀缺的執照,市場行情上看1千萬元,他卻堅定註銷,再花5千萬元整地填土,比買地價格還高,鄰居們不可置信,背地笑他是「台北來的傻子」。

為什麼種植可可?他發現,可可不但能預防失智,對心血管疾病有益,多酚又有抗癌效果,「簡直是為我爸量身訂做!」

漂泊遊子中年返鄉,初衷是為了年邁父親,但一人變好了,有沒有可能帶著整個社區一起共好?他用行動給了答案。

陳盈豪提出土庫驛可可莊園創生計畫,一口氣擘畫了10年發展藍圖。土庫驛做的不只是種植可可樹、製成巧克力,園區內的智能玻璃溫室,帶動可可食農教育;年底將動工的餐廳空間,預計要將園內種植的可可、美生菜及香草入菜。接下來還要建置可可加工廠、巧克力學院⋯⋯,讓遊客從種植、採果、剖果、發酵日曬、烘焙到精磨,了解巧克力的產製過程,深化觀光體驗。

硬體仍在初期建置階段,卻已帶動觀光人流。現在平日團客,平均都有5輛遊覽車,假日兩天更能吸引上千人,還有台北旅行社將土庫驛和順天宮街區納入行程,天天出團。

土庫驛可可莊園的外溢效果大,成功讓遊客參觀完,順勢到老街區走走、品嘗小吃,現在每到假日,土庫老街就塞車,鎮公所不擔心沒人潮,反倒要煩惱停車問題。

7年過去了,看著莊園從無到有,陳盈豪真摯地說,改變不可能一朝一夕完成,需要時間醞釀,「至少從沒人相信這個傻子,到那麼多人和我並肩同行,地方氛圍正在轉換。」

(圖/今周刊提供)
(圖/今周刊提供)

文章來源:閱讀全文

#雲林縣土庫 #土庫驛 #可可莊園 #巧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