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聯準會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FOMC)會議7月底升息後,Fed利率維持5.25%~5.5%超過三個月,但美債殖利率卻在聯準會主席鮑爾的緊縮言論中引發震盪,10年期公債殖利率一度上漲到5%,造成全球股市哀鴻遍野。

11月1日聯準會FOMC會議決議維持利率5.25%~5.5%不變,股市卻開始強勢反彈,有趣之處藏在會後鮑爾記者會主要內容,有三項是與市場預期相仿,包括:一、經濟「強勁步調」(strong pace)較9月「穩健步調」(solid pace)強度提高,因為剛公布的美國第三季GDP達4.9%。

二、鮑爾沒有明確排除未來升息的可能性,他重申Fed以逐次會議做決定,這幾乎是每次會議結論「複製貼上」。三、縮表對借貸成本影響很小,持續縮減資產負債表(QT)步調。

另有三點,鮑爾的回應非常特殊:一、記者問是否考慮降息,鮑爾採取以問題回答問題模式「我們是否該升息更多?」回應,被解讀是升息到頂,要記者注意要先停止升息後,才有降息的考量。二、公債殖利率升高幫助Fed壓低通膨,公債殖利率升高「緊縮效果相當於升息」,也就是說「隱形的升息」已經達到緊縮效果。三、鮑爾回應9月點狀圖暗示年底前升息一次時,他表示點狀圖預測效力會隨時間減弱,換言之,9月開會那個時間是年底前應該升息一次,並不代表二次FOMC會議必須升息一次,一切事過境遷,把點矩陣當真的可能都是傻瓜。

鮑爾形象被塑造成「老鷹嘴、鴿子心」,口頭永遠維持高利率抑制通膨,但實際動作要看經濟數據變化而定。

另一方面,國際油價預估高低將近一倍。美國原油庫存增加,加上伊朗尚無參戰徵兆,短線西德州原油跌回80美元。本周世界銀行《大宗商品市場展望》報告,對2024年油價走勢預估區間分二種狀況:第一、正常狀況第四季國際原油均價90美元,2024年因經濟成長放緩,原油均價降到81美元。第二、萬一以巴衝突擴大成中東戰爭,引發阿拉伯產油國石油禁運,油價每桶預估將衝高到157美元,改寫2008年的新高價,而油價上漲將帶動糧食價格上漲,通膨問題再度惡化。

世銀對2024年的油價預估高低差距將近一倍,主要變數當然是全球對以巴、以阿局勢無法預測,沒有人預測到哈瑪斯會在以色列「10倍奉還」軍事報復政策下還啟動恐怖攻擊,更沒人會預料到以色列國家和沙國接觸與關係正常化,竟然催化伊朗與哈瑪斯放手一搏。

每到年底各種專業估蜂擁而現,多數都是說故事加上想像力。例如眾人追捧的電動車產業,但實際世界下半年起電動車發展嚴重挑戰,主因是對需求過度樂觀,各大汽車廠陸續宣布暫停或降低電動車投資事業。分析時應以現況為基礎研判未來趨勢,不要受過去各種報告制約。畢竟計畫趕不上變化,更趕不上市場心理變化。

#利率 #電動車 #油價 #FOMC #操控市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