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萬高鐵)開始施工後這條馬路就壞了,只要下雨就淹水,現在高鐵完工了也沒人來修」,西爪哇賓德村位於雅萬高鐵行經路段,村長抱怨,自高鐵施工後,聯外道路就因大型工程車進出而損壞,至今無人修繕。

賓德村(Bunder)村長魯斯馬納(Maman Rusmana)向中央社表示,這條路是當地村民每天通勤的路段,卻因高鐵工程車進出而變得凹凸不平。他說:「以前施工單位曾承諾會負責改善道路損壞問題,但根本沒有,身為村長,幾乎每天都有人來問我路何時會修,這實在讓人頭痛。」

魯斯馬納說,這條長30公尺的馬路是賓德村重要的聯外道路,過去從來沒出現裂縫,相當平整,直至雅萬高鐵施工後才出現許多大坑洞,只要下雨就會積水或淹水,人們必須等水退去後才能通行,過去更多次發生車禍。

他憤怒地說:「負責承攬雅萬高鐵的『印尼中國高鐵公司』(KCIC)之後就都沒和我們聯絡,我也不知道要去哪申訴。」

看著雅萬高鐵將完工通車,魯斯馬納很擔心工程人員撤離後,就沒人理會他們了。他說,使用聯外道路的三個村里共有400多戶居民,「我唯一希望的是,印尼中國高鐵公司能直接來這裡看看,瞭解這裡的情況」。

記者向印尼中國高鐵公司提出採訪要求,至截稿前尚未獲得回應。

除了道路損毀,魯斯馬納去年底也和村民走上街頭示威,抗議村裡11棟房子疑因雅萬高鐵的隧道工程地基被掏空而倒塌,他們多次抗爭,等了逾一年才與印尼中國高鐵公司達成重建房子的協議。

這些居民已算是相對幸運,有更多受到雅萬高鐵工程影響而損毀的房屋,因等不及賠償或補助,居民考量安全問題而自掏腰包修建。魯斯馬納說,他的村里有幾棟房子因高鐵施工時強烈震動而損壞,因擔憂安全居民只好用自己的錢修繕。

印尼環境討論會(WALHI)西爪哇辦公室執行主任梅基(Meiki W Paendong)向中央社表示,現在仍有多棟因高鐵工程受損的房子尚未修復,他說:「印尼中國高鐵公司多次使用爆破方式施工,導致居民房屋的牆壁出現裂痕,除了屋內受損,他們更擔憂土壤鬆動可能導致山崩。」

印尼環境討論會表示,印尼中國高鐵公司2019年開始在建造隧道時使用爆破方式施工,陸續造成共113間民宅損毀,大部分位於山坡上。這些居民多次投訴承包商及印尼中國高鐵公司,卻都未得到正面回應,也沒有獲得任何賠償。

梅基說:「居民的要求不多,只希望房子能修復,並對土地結構進行評估,若安全,修好就能繼續住下去,若不安全就應該協助搬遷。」

自雅萬高鐵2016年開始施工後,環保團體印尼環境討論會就緊盯該工程對環境造成的衝擊,他們指出,中國對雅萬高鐵的環境影響評估相當草率,且遲至2020年才針對運輸導向發展計畫(Transit Oriented Development,TOD)提出環境評估報告。

當時的環評報告指出,有超過103萬個家庭會受高鐵工程衝擊,包括生計減少等,但卻未提出有多少人會受到影響,僅預估當時已動工的萬隆德加魯爾車站(Tegalluar)有超過2000戶必須遷移。

有關遷移、徵地問題也常與居民爆發糾紛,像是帕達拉朗站(Padalarang)周邊的村裡,就有許多居民因印尼中國高鐵公司未提供足夠補償而拒絕搬遷。另外雅萬高鐵曾承諾蓋新的清真寺也因沒有經費蓋到一半就停工。

協助居民組織自救會的馬儒立(Maruli)曾向媒體指出,印尼中國高鐵公司會以不合常理的方式收購土地,要求民眾搬走,但卻只願意補償被拆除的房屋,「不願購買土地,只願意用租的」。

梅基批評,雅萬高鐵的環境評估根本不完整,房子受損問題都源於隧道工程,如今雅萬高鐵將完工,他希望政府不要不顧這些居民的權益,必須持續關注雅萬高鐵所造成的環境問題。

隨著雅萬高鐵10月投入營運,印尼政府向世界宣告東南亞首條高鐵通車,梅基知道在這時候要求政府及印尼中國高鐵公司正視環境問題,可能不會被重視,但他仍無奈地說:「環境破壞會直接影響人們的生活,希望相關單位能立刻補救。」

#高鐵 #雅萬高鐵 #中國 #印尼 #居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