儘管川普和拜登兩屆美國政府,都對中國實施嚴苛的貿易關稅與科技封鎖,但學者表示,美國仍間接大量從中國進口產品,相關數據顯示,美國為此承擔的成本可能大於當中效益。

華爾街日報報導,日前傑克森霍爾(Jackson Hole)全球央行年會上,許多經濟學家討論美國難以脫離對中國貿易依賴的問題。哈佛商學院經濟學家阿爾法羅和塔克商學院經濟學家卓爾其論文表示,中國商品占美國進口比例雖然自2017年的22%降至2022年的17%,但美國因此更多從越南、墨西哥等地進口商品,而越、墨也在期間增加對中國的進口,且中企更直接在這些國家投資設廠。

雖然部分觀點認為,將供應鏈轉出中國有達到美國政府目的,但論文表示,這種轉移使美國承擔商品價格上漲的成本,測算中國商品占美國進口比例下降5個百分點,將導致美國從越南進口產品價格上漲9.8%、從墨西哥進口產品上漲3.2%。

報導引述阿爾法羅表示,雖然還要更多研究支撐該理論,但自己提出兩個警告,轉移供應鏈很可能會影響成本,且不太可能減少對中國的依賴。

聖地牙哥加利福尼亞大學弗羅因德與世界銀行、IMF等機構合作的論文也導向類似結果,報導指出,該論文研究川普加徵關稅的影響,雖能減少美國對中國商品的進口,但補足市場缺口的是那些與中國有龐大貿易、供應鏈往來的國家地區,包括越南、墨西哥、台灣等,且它們均有增加從中國進口的情形。

報導表示,多數參與傑克森霍爾全球央行年會的學者認為,雖然當前全球動盪、貿易壁壘高築、美國等多國努力將製造業遷移回來,但整體來看,全球貿易的聯繫並未縮減,全球化並沒有逆行。

阿爾法羅表示,美國也要思考,將工廠遷回本國或盟友所帶來的效益,會否比消費者支付產品的價格飆增的成本來得划算。弗羅因德認為,政府並沒有認真思考製造業回流的龐大成本,過往美國有很低通膨率的一大原因就是歸功於全球化。

#中國 #美國 #越南 #進口 #承擔 #經濟學家 #成本 #供應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