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在普里格津(Yevgeny Prigozhin)的私人飛機從半空墜落之前,這名俄羅斯傭兵組織瓦格納集團(Wagner Group)首腦早已懷疑有人會利用飛機設局刺殺他。

62歲普里格津搭乘的巴西航空工業公司萊格賽600型(Embraer Legacy 600)飛機,8月23日墜毀莫斯科北方的特維爾州(Tver),普里格津、他的左右手烏特金(Dmitry Utkin)及機上其他8人無人生還。失事地點距離俄羅斯總統蒲亭(Vladimir Putin)湖濱居所約65公里。

美國「華爾街日報」報導,普里格津旗下的私人機隊,包括失事時搭乘的巴西航空工業萊格賽600,都配備了偵察儀器、電子變色智慧窗和白色真皮座椅。

根據俄國空軍前官員、瓦格納叛逃者、非洲及中東官員等人的說法,普里格津搭機有一套躲避制裁和通緝的「作業程序」。據說他會要求飛機例行性關閉詢答機,讓飛機自追蹤螢幕銷聲匿跡;機組員攜帶假護照;於起飛前不久修改乘客名單;甚至在飛行途中突然通知航管人員變更目的地。

華爾街日報指出,普里格津年少時在聖彼得堡(St. Petersburg)街頭就吃過不少苦,曾經坐過牢,接著成為俄國最具影響力的戰爭企業家,最後還變成蒲亭核心圈內唯一膽敢挑戰總統的人。

他一輩子都在磨練隨時逃亡的本事,但這仍不足以救他的命。

他今年6月發動兵變,率瓦格納朝莫斯科方向進攻。這場行動最後以失敗收場,讓他和蒲亭關係變得更加撲朔迷離。

兵變失敗收場後,白俄羅斯領袖魯卡申柯(Alexander Lukashenko)宣稱說服蒲亭放棄執行一項處死普里格津的預設計畫。儘管如此,普里格津仍進一步加強自身維安措施。知情人士透露,在俄國境內飛行時,他不再從莫斯科空軍基地或其他俄國軍用機場起飛,也不再搭乘政府的公務飛機。

而他早在多年之前,便已和機組人員有了周詳的「匿蹤」計畫,一探國際通緝犯輕易且不著痕跡遊走於全球數十個機場的極限。

鑒於瓦格納經常受雇保護非洲國家的領袖和國家軍政府,普里格津經常飛往當地,有時會在單程旅行中更換2到3架飛機。

他也時常「變裝」打扮或在飛機跑道舉行會議,一來降低被捕風險,二來方便以最短速度「閃人」。去年10月,普里格津在利比亞東部一個空軍基地與利比亞民兵領導人哈夫塔(Khalifa Haftar)會面時,身穿軍裝戴著墨鏡還貼上假鬍子,一旁有維安人員戒備。

這個月稍早,他從莫斯科東南30多公里的一個寂靜商業機場起飛,展開了他最後一次非洲之旅時,起飛前一刻才把自己名字加進乘客名單。

美國中央情報局(CIA)莫斯科駐點前站長霍夫曼(Dan Hoffman)表示,「普里格津頻繁出差,讓人逮到機會」下手奪命。霍夫曼以經典黑幫片「教父」(The Godfather)為例,說普里格津和蒲亭的關係,有如片中艾爾帕西諾(Al Pacino)和吉亞尼羅素(Gianni Russo)的角色一般:麥可柯里昂告訴背叛他的妹婿將被放逐到拉斯維加斯,但沒幾分鐘便一手殺了他。

普里格津座機墜毀,美國官員評估是一場暗殺計畫所造成。俄羅斯政府雖說會調查失事原因,但至今仍未提供一個說法,且未按國際規範保留現場,反而予以剷平。

被視為與俄羅斯聯邦安全局(FSB)關係密切的社群媒體管道暗示,飛機失事前幾個月,普里格津的維安程序已經開始鬆懈。另有管道引述未經證實的機組人員說法指出,這架飛機最後一次起飛前,曾有不尋常的維修作業;或有人說,曾有兩名自稱是潛在買家的男子在墜機前幾個小時來看過飛機。

普里格津昨天已在波羅霍夫斯科耶公墓(Porokhovskoye cemetery)下葬,儀式短暫,出席人員寥寥可數。

近幾天在俄羅斯社群媒體流傳的一段未註明日期影片中,普里格津以讓人不寒而慄的預測語氣形容他所認為的國家現況,結果卻一語成讖。

「你最好殺了我,但我不會說假話。」他說:「我老實說吧,俄羅斯正在災難邊緣。如果今天不把齒輪調正,飛機就將在半空中解體。」

#普里格津 #墜機 #普丁 #瓦格納 #逃亡 #莫斯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