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性別平權亞洲知名,台灣民俗信仰、女性研究專家游淑珺受邀到多倫多台灣文化節,以女鬼為主題談女性角色,深入淺出的演說讓加拿大人認識台灣傳統文化和婦女地位。

加拿大台灣文化節陸續在多倫多與溫哥華登場,台中教育大學助理教授游淑珺的演講主題是:從看得見的女鬼談台灣女性。

她接受中央社訪問時表示:「米兔運動席捲全球,我不想用生硬的方式來談台灣女權,正好是中元普渡之時,我用人人愛聽的鬼故事來引頭-為什麼有男鬼女鬼,但大家特別害怕女鬼?我就向大家介紹一個『看得見』的女鬼 - 陳守娘。」

清代台南府城出了著名的三大冤案女厲鬼-林投姐、呂祖廟燒金、陳守娘,其中陳守娘有「台灣最強女鬼」的稱號。

陳守娘事蹟最早記載於清咸豐年間(1851至1861年)。她年輕守寡,堅持為丈夫守節,但婆婆和小姑貪財而逼迫她嫁給一個師爺,守娘堅決不從,最終遭虐被刺穿下體後身亡。

這樁命案上告官府後,卻碰到官員吃案,守娘還被說成是不守婦道,冤情無法伸張的她化為厲鬼,對迫害她的人索命,並大鬧官府衙署,搞得府城不得安寧。最終地方派出守護神和守娘鬼魂談判,官府才為她洗刷冤屈,還同意供奉她的牌位。陳守娘的牌位至今仍供奉在台南孔廟的節孝祠中。

游淑珺說:「台灣傳統中女性是卑微的,陳守娘的故事反映女性的悲哀,在男權掌控的體制下沒有話語權。守娘生時無法按照自己的心意行事,只能死後成為厲鬼,終於有能力申冤、還回自己的清白。陳守娘確有其人,她是『看得見』的女鬼。」

西方文化裡也有許多「看得見」的故事描繪女性受到的不平等。

游淑珺提到英國作家吳爾芙(Virginia Woolf) 在1929年出版的「自己的房間」(A Room of One's Own),開頭即說:「女人若要寫作,就要有錢有自己的房間(A Woman must have money and a room of her own if she is to write fiction.)」,作者以小說手法來揭示女性的歷史地位及生存狀況。

游淑珺說,西方的女權運動起步比東方早很多,台灣的步伐則是走在東方的最前端,包括最早選出女性國家領袖、最早通過同性婚姻法等。但她說,社會中仍有一些傳統包袱對女性施加壓力。

長期為女性權益發聲的她說:「我是一個生在保守家庭的女子,爸爸還曾對我說:『妳不要影響我和妳母親生活的方式。』我獲得博士學位時,爸爸真的很高興,但他仍用遺憾的口吻對我說:『你沒結婚、我的社會責任未了啊!』我知道他面對家族和朋友仍有擺脫不了的社會壓力,上一代這種壓力無形中就會轉嫁到下一代。」

上週末她在多倫多的演講引發許多共鳴,不少人分享台灣演藝圈、學術界、政治界一連串發燒的米兔浪潮,展現台灣的勇敢和進步力量。9月2日在溫哥華,游淑珺將繼續說鬼故事。她說:「女性有很好的DNA,要相信自己的能力無限,不需要活在他人眼光評判下。受到欺負時,忍耐不是好方法,守娘故事激勵所有人。」

#陳守娘 #女鬼 #女性 #游淑珺 #守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