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承均的爸爸是嚴肅的傳統父親,對孩子的關愛不輕易說出口,孩子做錯事,只要使一個眼神,謝承均就會害怕,父子感情較為疏離,「我很怕爸爸,我在念五專的時候打電話回家,只要是爸爸接電話,我都會發抖。」謝承均認為因為爸媽生長在保守的年代,習於壓抑情感,不像現代爸媽會直接表達疼愛,「小時候我走路不小心跌倒,不會有關愛,只會挨罵。」

謝承均記得小時候曾和哥哥偷跑去電動玩具店玩,爸媽知道了就是一陣打。小學四年級時,謝承均和同學幼稚的打賭,跑去超商偷東西,被帶去警察局,姑姑把他領回家後,媽媽見到他就先毒打一頓,爸媽打小孩難道不會心疼?謝承均:「媽媽才不會因為這樣哭,那個年代不乖就是打。」

雖然爸媽都採鐵血教育,但謝承均還能跟媽媽親近,和爸爸的關係是直到長大後才重新建立,父子都嘗試接近彼此,「他會關心我拍戲,怕我太累,但其實他也不太和小孩交流,我們關係有建立起來,但還是沒有很Close。」謝承均現在逢年過節會陪爸爸小酌、吃素,即使互動不多,但他知道爸爸對他的期許只有拍戲不要太累、身體要健康。

媽媽反而會主動和他說心裡話,尤其她年輕時經歷過的痛苦,事過境遷年老了才懂得宣洩,謝承均雖不會主動詢問媽媽的心事,但隨時傾聽,當媽媽的垃圾桶,「她成長過程經歷很多事情,一輩子辛苦走過來,有很多很難過的事情,她不高興,我就靜靜聽她念,讓她說、陪她。」

#謝承均 #孝親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