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來西亞6州選舉明天投票,這次州選是地方選舉,仍被視為是對團結政府安華的執政考驗,支持巫統的馬來選民選票能否挪移到同為團結政府的希盟與國陣,雖然是勝選與否關鍵,但社群媒體TikTok影響力仍不容小覷。

大馬6個州的地方選舉全面開打,包括吉打、吉蘭丹、登嘉樓、檳城、雪蘭莪及森美蘭等6州將在8月12日投票,包括團結政府的「希望聯盟」(Pakatan Harapan,希盟)與「國民陣線」(Barisan Nasional,國陣)從7月29日提名日起與「國民聯盟」(Perikatan Nasional,國盟)陣營展開攻防,勤走選區。

今晚是選前之夜,大馬今天媒體紛刊載呼籲選民為子孩要步出家門,投下一票掌握未來,認為每一票都有重量,不僅決定命運也引導未來。

大馬政治評論員馮振豪今天告訴中央社記者,執政的團結政府盼藉投票證明執政績效,鼓勵選民投票支持政府,國盟甚至形塑是對首相安華(Anwar Ibrahim)執政的一次公投。

希盟目前執政有雪蘭莪、檳城與森美蘭州,屬於國盟的伊斯蘭黨則執政登嘉樓、吉蘭丹與吉打州,外界原推測選後可能仍維持相同結果,但隨著選舉日期逐漸逼近,選戰白熱化,各種涉及族群與宗教議題言論相繼出籠,成為選戰話題。

北馬的吉打州民主行動黨前哥打達鲁阿曼(Kota Darul Aman)州議員張開筆今天告訴中央社記者,這次州選究竟鹿死誰手,沒有到明天選票出爐無法見真章,但從這次競選提名日前到14天的競選期間,社群媒體TikTok影響力不容小覷,成為朝野政黨、特別是國盟或伊斯蘭黨的制勝利器。

伊斯蘭黨吉打州古邦羅丹(Kubang Rotan)前州議員納塞(Nasir Mustafa)認為,伊斯蘭黨大多是採用社群媒體戰,回應或反擊力道都非常強,候選人會利用TikTok反駁,或再提出更強議題製造聲量,團結政府對TikTok的應變顯然不夠迅速。

他指出,國盟在TikTok裡或透過網紅論述政治理念,甚至以調侃式方式批評團結政府,這群網紅帳號都有百萬人的支持追隨者,具有龐大宣傳效果,反觀希盟就遜色很多,希盟TikTok追隨者非常少,似乎抱持著掉以輕心態度,認為那只是年輕人的玩意,絲毫不足為懼,希盟的政治人物比較喜歡利用推特(Twitter)或臉書(Facebook),這是比較正統的選戰打法。

納塞說,TikTok用戶以馬來人居多,希盟直到去年11月全國大選後才警覺危機,但為時已晚,這種社群媒體的宣傳模式容易在選戰中造成風潮,最近州選期間不乏看到候選人輕易藉TikTok化解危機,藉以控制選民思維,甚或傳達非準確性的嘩眾取寵言論,「希望聯盟政府現在起步已經遲了」。

值得注意的是,很多選民是志願協助國盟或伊斯蘭黨,這些人透過TikTok反擊的影音竟能在一天內獲100萬人按讚回應,傳播效力驚人。

國盟陣營並代表民政黨在哥打達鲁阿曼(Kota Darul Aman)參選議員的蔡斯盛說,社群媒體的確扮演一個重要的角色,尤其是年輕人都在玩社群媒體,馬來選民都是在TikTok宣傳。

在吉打州瓜拉尼浪(Kuala Nerang)選區參選的候選人里兹萬(Ridzwan Abu Bakar)說,TikTok轟炸力比較強,深受馬來人喜愛,年輕一代的都幾乎都是死忠用戶,如果被極端主義者拍攝的影片誤導並散播,荼毒他們的思維,會對選舉形成負面的選舉文化,摧毀大馬人民的團結。

另外,涉及族群與宗教議題言論隨著選戰白熱化相繼出籠,北馬執業律師林維勇受訪指出,也有華人選民擔心保守的綠潮勢力興起降低了原本的自由度,坊間有華人擔心自由度會一步一步被減少,關閉投注站僅是其一,下一步會不會再有其他限制。因此,非穆斯林大都會偏向支持團結政府,穆斯林會偏向支持國盟。

他並舉例說,吉蘭丹州首府哥打巴鲁(Kota Bharu)曾有華裔女店主在店内穿T恤短褲挨罰,這是一個很荒謬政策,但也影響到非穆斯林族群。

仇恨性言論亦復如此。林維勇強調,憲法明確說明馬來西亞是多元種族國家,但這次選戰中出現的仇恨性與種族言論,會對社會造成撕裂對立。這次州選是希盟和國陣結合對抗國盟,目前的關鍵是希盟和國陣能否達到一加一等於二或大於二效果,如果一加一等於二代表團結政府勝選,否則就是代表團結政府的施政不受選民肯定。(編輯:陳承功)1120811

#TikTok #團結政府 #希盟 #國盟 #選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