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報編譯柳繼剛綜合外電報導】儘管總統尹錫悅擴大強制復工的行政命令範圍,除了一開始的水泥車以外,現在也要求鋼鐵廠駕駛要跟進。不過,還在罷工抗議的韓國大型貨車運將卻不了解,表示自己只是在爭取生存權,現在萬物齊漲之下,要求最低薪資保證有什麼不對。

有位花甲之年的抗爭貨櫃車司機指出,自己忠於國家以及對出口也有貢獻,但政府好像把這些開大型車的罷工駕駛,當成是敵人一樣,每個月的薪水都是前腳進後腳出不敷使用,物價大漲快活不下去。

由於韓國不少大車職業駕駛都是獨立個體戶,因此要求尹錫悅政府可以繼續實施,近三年前新冠疫情剛爆發時,臨時頒布的最低薪資保證政策。但尹錫悅卻不願埋單,甚至稱這些已坐擁高薪的抗議者是勞工界的貴族人士。

舉例來說,韓國職業大車駕駛的月薪大概在300萬韓元,約2,300美元,但遠不及去年,因為被大漲近兩倍的柴油給吃掉了。根據韓國官方數據,跟去年同期相比,當地十一月份消費者物價上漲5%左右。

有些參予這次罷工的司機含淚指出,自己的另一半雖已過退休年紀,但是為了生活下去,還是必須要去幫傭或到餐廳打工。因此,這些抗爭者才會力爭政府要提供最低薪資保障。

此次大罷工已進入第二星期,韓國政府與工會代表曾磋商過兩次,無奈全都破局。因為勞方要求現行的基本薪資政策要一直實施下去。再者,要讓其它韓國職業卡車駕駛也要雨露均霑。

由於物流作業受阻,有位韓國民眾表示,日前大首爾地鐵以及韓國鐵路也是為爭取薪資等福利罷工,但沒幾天就圓滿落幕,希望這次大卡車司機的爭端也能快快結束,否則一般老百姓都會變成無辜受害者。

韓國政府統計,在部分運油車罷駛之下,目前至少有六十個加油站已經沒油可加。全韓各地加油站平均只有約一周庫存量,像是韓國煉油廠S-Oil有340名簽約的油罐車司機,大概有九成都加入這場大罷工行列。

有位還在抗爭的駕駛無奈指出,每周工作五天,每天開十二小時的夜車,晚上不能睡覺以及沒有周末假日,月薪大概在三百到四百萬韓元,但油價大漲下,收入已比去年大減兩百萬韓元。所以為了更好的未來,說什麼都一定要抗爭到底。

#韓國 #罷工 #駕駛 #最低薪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