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讓美國再次偉大,我今晚宣布將參加美國總統大選。」熟悉的招牌口號,響徹在川普的高級私人俱樂部海湖莊園。即便備受爭議,甚至官司纏身,川普仍在美國十一月十五日晚間,宣布參選二○二四年總統大選。

如果共和黨在期中選舉大勝,那川普的復出還情有可原,但共和黨僅以小幅差距拿下眾議院,且州長選舉兩黨幾乎平分秋色。選前川普積極的輔選並未引起預期的「紅潮」。

那麼川普憑什麼敢再次劍指總統寶座?

疫情、通膨加劇人民不信任

拜登民調差、川普抬頭

首先,美國將迎接「拜登以外都可以」的二○二四年。

拜登先前已表明有計畫競選連任,然而,美國選民可能不會想埋單。根據美國民調機構五三八(FiveThirtyEight),拜登的不滿意度在俄烏戰爭開打後就一路攀升到超過五成,其實不比川普快下台時好多少。

CNN近期一份民調顯示,七成五的民主黨選民不希望看到拜登代表民主黨參選,尤其屆時拜登已經高齡八十二歲。

《紐約時報》最近深度訪談了十七位「搖擺選民」,他們對拜登競選連任的評價是:「災難」、「就退休吧」、「絕對有其他更有能力的人,知道自己在做什麼的人」、「他太老了,我們需要更強力的人」。

下個問題更直接:如果今天就要在川普跟拜登間做出選擇,你會投給誰?九位投給川普,而拜登,只有六位、剩下兩位棄票。

所以川普現在真正的挑戰,只有共和黨中最有潛力的挑戰者—佛州州長德桑蒂斯(Ron DeSantis),他以超過對手近二十個百分點順利連任,聲勢如日中天。

然而,川普培養出一票死忠的「川粉」,任何共和黨人想靠攻擊川普來勝出,將被群起攻之。有些川粉已經警告,如果曾經和川普親近的德桑蒂斯參與初選,將被視為頭號叛徒。

第二,拜登任內經歷的疫情和高通膨,造就一個高度壓抑的美國社會,程度甚至勝過二○一六年,而這對川普來說簡直是大好消息。

「對數百萬的美國人而言,過去兩年拜登的執政是一段痛苦、艱難、焦慮,和絕望的時間……,我承諾過,我是你們的聲音。」川普在競選宣言中說道。川普當年能勝選,靠的是抓住所謂「鐵鏽帶」選民的心。如今他正故技重施,但這次是被疫情摧殘的全國人民。

第三,若論最重要的經濟政策,拜登的政策和川普的路線其實略有重疊,而不同的部分又將面臨分裂國會的挑戰。前者讓川普可以輕易搶奪功勞,後者將使拜登「跛腳」。

拜登推動《基礎設施投資和就業法案》、《晶片與科學法案》、《降低通膨法案》等重大政策,有效擴大就業,讓失業率穩定回落,美國去年流入的境外直接投資(FDI)也創近五年新高。

然而,川普也能宣稱這些是他的功勞,在他任期內製造業就業人口,以及回流的美企都有增加,只是不及拜登時期。但若沒有川普開啟美中「戰略競爭」時代,拜登的法案也很難獲得兩黨共識順利通過。不論真正的因果關係為何,川普若把功勞攬在自己身上並非無所本。

第四,外交政策方面,拜登給人軟弱的形象。他先是狼狽撤軍阿富汗,被川普批評為「美國史上最大的外交政策羞辱」。緊接著俄烏戰爆發,再次讓拜登背負罵名,還給他帶來供應鏈、能源、通膨參雜在一起的世紀危機。

川普復出戰,美國恐陷內耗

友台法案也可能停擺

在共和黨的選民眼裡,拜登才是問題而不是普欽,因為拜登看起來軟弱,軟弱的總統讓美國也看起來軟弱,所以其他國家才會騎到美國頭上來。川普最常說的一句話就是:「如果是我當總統的話,戰爭根本不會發生。」這一系列危機,提供了川普最好的舞台。

至於川普復出對台灣的影響,我們首先要擔心的,是美國是否會進入新的一輪內耗。如民主黨籍參議員華倫(Elizabeth Warren)所說,「許多新進的共和黨籍眾議員只有一個目標:讓川普在二○二四年當選。他們認為若現在能製造任何經濟動盪,川普就能離選舉更近一步。」

美國是台灣第二大貿易夥伴,且過去五年雙方貿易總額連年攀升創紀錄。若美國經濟變得停滯不前,對台灣有害無利。加上若兩黨在國會陷入內鬥,相關友台法案,如增加對台軍援或給予台灣「非北約重要盟友」地位,可能都會被推遲。

外交方面,雖然「友台抗中」幾乎已成為兩黨共識,但《矽盾》紀錄片製作人艾迪生(Craig Addison)近期撰文表示,別忘了川普其實不支持在亞太駐軍,他在疫情前甚至正打算與習近平發展友誼,所以川普未必是挺台保證。

商業周刊1828期
商業周刊1828期

#世紀 #川普 #拜登 #美國 #選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