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拜登政府進一步嚴厲封殺之下,大陸半導體業自主發展內憂外患。據大陸官方統計,今年前8月高達3470家晶片相關廠商倒閉,就連大陸IC設計廠董座也不看好,稱大陸晶片創業大潮已到了退潮時刻,還剖析晶片廠的「五種死法」,包括死於團隊的內部矛盾、死於盲目燒錢擴張、死於未如期IPO導致投資人啟動回購、死於估值過高、死於為上市而上市造成流動性不佳。他認為,大部分晶片創業公司都有倒閉風險,想要活下來,就要努力擠進市場的前三名,否則將被淘汰。

《南華早報》日前引述最新大陸企業註冊數據顯示,今年1月至8月,大陸境內有高達3470家晶片相關公司關廠歇業,並正式註銷營運,比去年和前年同期倒閉的3420家與1397都還要高,凸顯北京政府力拚半導體自給自足所面臨的壓力。

面對中國大陸這一波晶片本土化浪潮,IC設計廠晉江三伍微電子董事長鍾林在《國際電子商情》撰文警告,大陸市場不需要那麼多晶片公司,晶片公司創始人和投資人也許從一開始就「心知肚明」。如今,浩浩蕩蕩的大陸晶片創業大潮,已到了退潮時刻。

鍾林舉出大陸晶片公司的「五種死法」,第一種是「死於團隊」,他舉IC設計廠諾領科技倒閉為例,在研發費用方面,2020年花費近8000萬人民幣,2021年翻倍增長到1.6億人民幣,但這兩年營收只有約150萬人民幣左右。

鍾林認為,諾領反映出大陸晶片產業許多共同困境,包括產品規劃出了問題,推出一個假需求的產品,缺少為共同目標打拚的團隊,只存於紙上的團隊,以及高價挖角同行,亂花錢導致成本暴增等。

第二種是「死於擴張」,鍾林說,為了迎合投資人、找尋產品新賽道或新機遇,多數初創企業沒有能力靠自身盈利來擴張,只能依賴不斷融資,一旦缺乏後期資金支持,公司將邁向死亡。

而第三種是「死於回購」,也就是大部分晶片公司進入淘汰賽,面臨存亡關頭,投資人擔憂自己的資金打水漂,快速啟動回購停損,公司帳上現金被抽走,於是加速晶片創業公司死亡。

第四種「死於估值」,鍾林表示,創業者誤認為自己的公司有實力承擔高估市值,藉此爭取更多融資,從而獲取更多利益,最後因公司沒利潤,導致資金斷鍊,害人又害己。

最後一種是「死於上市」,一些沒有賺錢的晶片公司,為了上市而上市,因沒有市值和流動性,最終也將死於上市。

中國大陸雖有高達14.3萬家晶片相關企業,但大多無實質性晶片業務,其中,高達2810家無廠房的IC設計公司,數量超過全球總和,但只拿下全球9%的市占率。

鍾林提醒,每位晶片創業者應謹記「每一次政府補貼,都是納稅人的錢」,IPO上市是鳳毛麟角,大部分晶片創業公司有倒閉風險,想要活下來,就要努力擠進市場的前三名,否則將被淘汰。

#晶片 #半導體 #制裁 #IC設計 #大陸晶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