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報記者莊丙農台北報導】英國首相特拉斯上周解除財政大臣夸騰的職務,並取消暫緩公司稅率調升的政策,希望為這場22天的金融市場驚魂記劃下句點。但此一政治停損手法,反而加重市場投資人對英國新政府準備不周的印象,導致10月14日英鎊兌美元落至1.1172,大貶1.36%,英國30年期公債利率大漲27個基點至4.81%。元大寶華經濟研究院認為,本次引發爭議的新政策已讓市場以往忽略的英國經濟結構問題浮上檯面,雖不至於像雷曼兄弟風暴般形成外溢到全球,並造成骨牌危機的系統性風險,卻預示著英國可能陷入失落的10年,且英國退休基金的流動性問題,也凸顯在長期低利率下,各國金融機構多少都有相似的操作思維,此流動性危機的風險未來可能經常發生。

就政策面而言,全名為「2022 年成長計畫」的新財政政策內容,確實存在設計不良與不合時宜的問題。首先,特拉斯內閣提出的「2022 年成長計畫」雖打著供給面改革的旗幟,卻與1980年代雷根經濟學及柴契爾主義僅有形似,且因客觀條件與政策重心的不一致,使其注定難以複製前兩者的成功經驗;其次,英國此刻處於高通膨及低失業的景氣過熱階段,但過熱並不等於高經濟成長,反而是由於生產資源缺失,使產出潛能下滑,導致總需求過剩的結果。所以,此時推行財政刺激政策,無論是減稅產生的財富效果對消費的刺激,或能源價格限制使市場機制失能,皆助長需求,加強價格上行壓力,將迫使央行更加緊縮。同時,在全球經濟下行、各大央行啟動升息循環收緊資金的大環境下,稅收優惠及放寬投資規範對投資刺激效果預期亦不樂觀。

不過,檢視國內外金融結構後,研判本次市場動盪尚不會演變成嚴重的系統性風險,原因有四:1、英國雖將擴大舉債,使政府赤字惡化,但在G7國家中,英國債務負擔不突出,且債務平均到期較長,具有緩衝餘地;2、英國有高達 99.76%債券是以英鎊發行,並無來自英鎊貶值導致債務膨脹的匯率風險,短期政府債務可持續性沒有問題;3、英國上市公司淨債務占營收比例低、家庭資產負債表良好,代表目前英國民間部門流動性沒有問題;4、全球對英國總曝險(含潛在曝險)將近4兆美元,其中於英國的英鎊計價曝險逾 1.3 兆美元,英鎊貶值將使持有人資產價值下降,即匯率風險。但外國曝險性質仍偏向對民間企業的投資,在英國企業結構尚佳的情況下,不至於發生信用風險並外溢至債權國。

儘管如此,錯誤的政策組合衝擊,顯示政府治理的嚴重缺失,市場將重新衡量英國金融中心及英鎊的地位,或將進一步導致英國國力下滑、英鎊貶值的壓力,使資產持有者承擔價格風險。但考量英國私人部門負債結構並未失控、英國的外債大多數是英鎊計價等情形,英國應不會有其他新興市場面臨美元升值時的惡性循環。

#英國 #英鎊 #英鎊貶值 #經濟結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