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報記者林資傑台北報導】前行政院長、新世代金融基金會董事長陳(沖)指出,台灣既然自詡為科技島,央行也不時發表數位貨幣(CBDC)研究成果,面對未來可能出現的國際金融戰,應大膽試行推出數位新台幣進行驗證並修正,除證明所謂非北約盟友不是空言,也可在金融戰中有所角色。

陳(沖)表示,紐約時報日前刊出專訪英國情報頭子佛萊明(Jeremy Fleming)專文,雖是談俄烏戰爭前景,但新聞焦點反而是他呼籲西方應注意北京在科技方面的挑戰,其中金融人的目光自然聚焦在中國人行的數位貨幣(DCEP)。

陳(沖)認為,RUSI為英國首席國安智庫,佛萊明又是媒體口中的間諜頭子,其統領的政府通訊總部(GCHQ)具政府國安會地位,按理而言佛萊明在的RUSI談話應會引發高度注意,只是世人常被007電影誤導,使佛萊明的演說未獲應有重視。

雖然因為利多出盡,佛萊明在皇家聯合研究所(RUSI)的演講反而缺少媒體大篇幅關注,但陳(沖)指出,佛萊明無論在前後2天的專訪及演講中,均切到同一要害,就是中國大陸數位貨幣在戰略上的重要性。

陳(沖)指出,佛萊明在用詞遣字上很會英國紳士慣常的委婉表達,如談到「與世界其他兩個核子強權的直接競爭、偶或衝突時,兩者中俄國是比較好應付的(more manageable)」,雖隻字未提中國大陸,但中國大陸一字呼之欲出,或許這就是英國人的說話藝術。

陳(沖)表示,佛萊明的談話顯示,北京在監控、導航、量子計算等科技方面居於領先地位,「而所研發的主權數位貨幣,雖係用於交易、追蹤,也可以在類似制裁俄國的國際行動中,使中國大陸得以規避」,與基金會以往發表的觀點相似。

陳(沖)表示,數位人民幣(DCEP)雖只是主權貨幣數位化、或無其他陰謀,但在類似俄國因金融制裁被逐出SWIFT支付系統時,由於人民幣已是國際清算特別提款權(SDR)成分幣,又有人民幣跨境系統(CIPS)可轉圜,西方在金融制裁上恐不能游刃有餘,而要付出重大代價。

陳(沖)認為,佛萊明的憂慮並非無據,若金融戰開打或發動金融制裁,盤點手頭武器,北京比莫斯科顯然更不好因應,美方對長期擁有的金融優勢難免感到不安。最近上海合作組織集會儼然東方北約,更強化去年擴大規模的m-Bridge,未來金融制裁有效性將更添變數。

陳(沖)指出,美國白宮3月及8月兩度針對數位戰略提出政策說明,且一反聯準會(Fed)以往保守態度,要求跨部會發展數位貨幣,其中戰略意義不言可喻。他本人自2006年即呼籲應研發software-based currency,基金會自2017年起也不時籲請研究數位貨幣。

陳(沖)認為,央行可能認為此建議為狂想,也可能認為小國寡民尚無迫切需要,但若當局認為應靠攏美國,則不宜空口乞憐,總應證明手中有牌及自身戰略價值,何不積極推出數位新台幣,以科技成果說明所謂非北約盟友不是空言,在金融戰方面也可有些角色。

#聯合 #系統 #統領 #時報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