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眾院院長裴洛西來台後,台海緊張情勢升高;但各界研判,為因應可能的全球經濟衰退,中共在二十大後勢必以內政為優先,台海軍事衝突的可能性並不大。但各界必須正視台灣可能遭遇的經貿風險。

美國商業環境風險評估公司(BERI)發布最新的「投資環境風險評估報告」指出,由於近來兩岸緊張情勢升高,因此台灣的政治風險指標評比由前次的24名下滑到36名;台灣整體投資環境也因而由全球第3名滑落到全球第6名。雖然我政府表示,大陸軍演導致的地緣風險為短期因素,對台灣的經濟運作、海空航運及能源安全等三大領域並無影響,台灣仍是穩定、重要且不可取代的投資環境。

但根據彭博新聞報導,雖然企業界認為東亞發生軍事衝突風險不高,但預料美中持續對抗下,將衝擊亞洲地區的金融和貿易穩定。因此,據傳一些外商銀行為控管曝險,要求員工提出可能的應變計畫以因應可能的台海緊張情勢升級,包括評估香港在內的大中華區員額、減少對台灣客戶的交易服務等。與此同時,彭博新聞也指出,基於政治風險的成本考量,一些跨國保險公司已迴避對投資大陸和台灣的公司承做新保單。

台海兩岸關係的良窳,很大一部分取決於美中的互動。事實上,自美國總統歐巴馬提出「重返亞洲」後,美國對大陸戰略逐步由「交往促變」轉向「競爭遏制」。川普時期,美國對大陸的競爭尚限縮在經貿、科技領域;但拜登上任後,不但延續川普時期的抗中路線,更將與大陸的戰略遏制,上升到制度和價值層面。換言之,川普重視的是調整與大陸的「下層建築」關係;拜登則意圖徹底改變大陸的「上層建築」內涵。

然而,誠如中共一再論述,以美國為中心的西方國家預設的現代化道路,並非人類走向文明的唯一途徑;美國垂範下的典章制度,及其強調的民主自由,並非歷史的終結,而僅是披覆在文明外衣下的文化殖民。

雖然中美兩大國,迄今仍強調兩強必須透過對話合作,以管控分歧;但在美國持續質疑並挑戰中共治理合法性與合理性的前提下,中共認為,美方必須揚棄西方價值優越論,並「端正對華戰略認知」;在理解並尊重中國大陸歷史文化傳承、核心利益,以及人民作出的制度和道路選擇的前提下,中美才能有真正的合作。由這個層次來看,中美之間存在的歧異,現階段將是難以溝通、無法跨越的鴻溝;照此情勢持續推進,中美兩大強權注定走向各說各話。若對抗升級,難保不會演變成冷戰時期的意識形態之爭。

因此,習近平在二十大延任後,雖然一定會試圖尋求與美國乃至西方國家關係的緩和;但如果美國一再挑戰中共的核心利益,對一再重申道路、理論、制度、文化等四個自信、同時又強調要敢於鬥爭的習近平來說,中美關係雖不致於地動山搖,但卻將屢掀波濤。

中共一再強調,台灣問題是不可妥協的核心利益;對打破慣例延任的習近平來說,對台問題上勢必要表現得更為強硬。因此,如果中美對抗持續加劇、美台關係不斷升級,同時兩岸關係更加惡化,台灣必然如《經濟學人》去年封面指陳,將成為全世界最危險的地方。

對中共來說,兩岸關係的根本走向,取決大陸自身發展進程;台灣問題的解決,取決於兩岸綜合實力的較量過程。中共認為:新型兩岸關係要以陸為主,且操之在己;中共不但要成為新常態下兩岸關係的形塑者,還要成為兩岸關係的引領者。因此,二十大後中共將採取更為主動且全面的對台策略:除了持續的軍事威嚇以緩解大陸高漲的民族主義情緒;透過經貿領域的融合發展,以削弱台灣本地經濟動能,將是中共對台政策的核心戰略。可預見:未來中共一方面將以廣大市場為誘因,強化進口替代政策,推動台灣關鍵產業赴陸;另一方面,陸續對台施以經貿制裁,以形成台灣社會張力,迫使我政府進入政治談判。

在中美兩強持續的對抗中,我政府、企業,甚至各界,都必須預判台海情勢可能的變化;並思考如何發揮主體能動性,以因應中共二十大後兩岸即將來到的經貿乃至政治風險。

#中美 #大陸 #美國 #兩岸關係 #經貿 #台灣 #風險 #關係 #二十大 #中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