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9月下旬橫掃美國的佛羅里達州,再向北侵襲南卡羅萊納州和北卡羅萊納州,最後消失於維吉尼亞州的天際。這場被拜登總統稱為,佛州史上最致命的颶風,一度造成180萬戶停電,死亡人數已經超過120人。災情過後,副總統賀錦麗在「女性領導力論壇」(Women's Leadership Forum)指出,「有色族裔和低收入的社區,(通常)是天災受害最嚴重的族群,…災後補助的分配,應該以公平為原則」。

在期中選舉剩下一個月的此時此刻,民主黨對於傳統支持者的同理之心和憂慮之情,溢於言表,並在共和黨長期執政的佛州,引發很大的政治爭議。

目前確定的是,災後的重建,適逢兩黨11月8日激烈競爭的期中選舉,恐怕是曠日費時,至少要到明年初的開春。在佛州提出種族與階級的訴求,當然有全國性的宣示意義。因為,分佈全美各大都會城市的「有色族裔和低收入社區」,是民主黨的超級大票倉。而由於共和黨黨內的民調支持度,能和川普分庭抗禮的,正是現年45歲的佛州州長迪珊德斯(Ronald Dion DeSantis)。儘管是共和黨長期執政的「紅州」,現任副總統前往災區,提出以種族和家庭背景做為天然災害的補助標準,備受爭議的言論,正反映出拜登總統在期中選舉的困境。

佛羅里達州是全美的人口第三大州,超過2,150萬人,以陽光之州,聞名於世。長期以來,共和黨的州長主張低稅負,吸引全美各地的上層社會人士,遷居到這個溫暖的南方大州。根據「真實清楚政治」(RealClear Politics)網站的預估,有28個席次的眾議員,幾乎底定的選區,共和黨有18席,民主黨有7席,還有三個選區競爭激烈,其中有兩個選區共和黨較有贏面,另一個則是民主黨較有贏面。

就人口結構觀之,如果做為美國3.3億人的縮影,佛羅里達州具有參考的價值。白人占比超過63%,拉丁裔占比超過20%,非洲裔占比超過13%,其他族裔約3%。換言之,佛州的拉丁裔人口,超過400萬,非洲裔不到300萬。

副總統賀錦麗指稱的「有色族裔和低收入的社區(天災受害最大)」,2,150萬佛州人口中,符合「有色族裔」,再加上白人的中低階層家庭,則全州人口半數均屬之。事實上,9月底的毀滅性超級颶風伊恩,未必會影響到民主黨的眾議院選情。「真實清楚政治」的預估如果成真,全州28個眾議員選區,選舉結果應該是共和黨20席,民主黨8席。

這次佛羅里達州的災情損失超過500億美元,9月底和10月初前後造訪的賀錦麗和拜登,就算不能挽回民主黨在該州的選情,也因為拜登總統和佛州州長迪珊德斯,同台表達救災不分黨派,各取所需。9月才將50多位拉丁裔的非法移民,以飛機送達民主黨長期執政麻州(眾議員有9個席次)的富人避暑勝地(瑪莎葡萄莊園島),挑戰從聯邦政府到州政府的移民政策,佛州州長迪珊德斯因為災情嚴重,被迫向聯邦政府請求援助。除了博得共和黨反對非法移民傳統支持者的掌聲,譏諷民主黨只希望拉丁裔非法移民入境美國,卻不善盡庇護和照顧的「父母官」職責,就政黨競爭的角度,雖然無可厚非,但就維護人權的角度,並不厚道,且失去他想要競選下任總統的政治高度。

一場期中選舉前的重大天災,像是一面鏡子,讓大家看出兩黨的政治盤算。「救災政治學」在真實的世界裡面,看得到的是:聯邦政府積極協助州政府進行災後重建工程,從中央到地方,行政首長不分黨派的投入救災與整建。看不見的是:一方面,連結起不可以明白說出的「種族」與「階級」(經濟收入與工作職業和教育程度),另一方面,更涉及特定族裔的非法移民,以及他們取得永久居留權或公民權之前與之後,所提供美國南方各州經濟發展的低階勞動人力,快速的人口成長而且支持特定的政黨,乃至於社會治安、幫派犯罪,以及毒品販售和人口販賣的「暗黑產業鏈」。

#美國 #超過 #政治 #共和黨 #民主黨 #人口 #期中選舉 #佛羅里達州 #佛州 #族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