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報記者任珮云台北報導】台灣大學法律學院專任教授王文宇提及,Patagonia公司創始人家族,用30億美金的公司股票,捐贈給新設目的信託與非營利組織,投入氣候變遷公益目的,受各界矚目。他觀察到,美國人做善事的氣魄、社會環境跟台灣有所差別,國外捐助的渠道很多,不論是基金會的方式或信託的方式,都非常多元。反觀台灣,目前受託人都限定為銀行的現況,王文宇表示,受託銀行只做消極保管的角色,還是捐贈人決定款項怎麼做。不是說不能給捐助人掌控,而是應該在信託的架構下,要符合治理機制。這個信託將來怎麼走,如何追求目標?這些問題,都是信託法修法應考慮的目標。

眾博法律事務所所長許兆慶認為,公益信託最大的爭議性之一是最低公益支出比率,不得低於前一年底信託財產總額2%,或年度總收入總額60%,這部分草案規定是參照財團法人法。許兆慶認為妥不妥當,還有討論的地方,需考量不同公益信託的差異性,以及同一套標準是否妥適?此外,我們現在是從低度管制,要朝向高度管制的過程。到底有沒有必要?談家族信託的時候,資產要怎麼運用?才能延續百年?我們在談公益信託的時候,就談公益信託不能控股,公益信託控的就是很賺錢的公司,為什麼要去擋下來不能控股?家族信託純私益、公益信託純公益,兩者之間能如何取得平衡?

許兆慶也強調,公益信託有他的目的,不應因為有些濫用、沒很好的例子,就因噎廢食。若制度讓人不想成立公益信託的話,即便這些人多繳了稅,但公益基金也沒有了。

中原大學財經法律學系助理教授蔡鐘慶認為,給公益信託更多的鼓勵,他們會做更多事情。若企業成立公益信託,也能幫ESG大大加分。修正的過程中,應該宏觀看修法會帶來的影響。他也建議,受託人通常都是銀行,但有沒有人力做這樣的事?事實上,應該放寬符合一定條件具公益性質的法人擔任受託人之可行性。不用為了防弊,都丟給銀行來做。

信託業商業同業公會秘書呂蕙容指出,截至111年6月30日止,信託業辦理之公益信託案件有250檔,平均每檔信託財產規模為新台幣2.9億元,其中規模少於新台幣1億元的公益信託有222檔,佔比將近九成,顯見規模較小的公益信託案件佔絕大多數。法規修正後採一致性的管理,恐會造成公益信託的運行成本增加,監管過嚴恐扼殺中小型公益信託的發展,降低市場推動公益信託的能量。建議可考量從規模或違規風險採分級管理,對於規模較小的既存公益信託,給予較彈性的經營空間,以利長遠發展。

KPMG安侯建業永續長于紀隆表示,信託關係解除、終止或消滅時,信託財產移轉於各級政府、有類似目的之公益法人或公益信託;應非「節稅」工具公益信託資產運用宜賦予彈性;得思考如何要求公益支出須達一定比重,是當期收入一定比率,還是非公益使用資產的一定比例。分級管理方面,公益信託之財產總額或年度收入總額達一定金額以上者,要求其財務報表應經會計師查核簽證編製影響力報告書,揭露信託成果社會或環境議題、提出何種解決方案、如何運營並落實此方案、產出的影響力成果為何。

三信商業銀行個金處副總張齊家則建議,按公益信託規模分級管理,在符合監理原則下,讓公益信託執行保有適度彈性,各中央目的事業主管機關審查及管理機制不太一樣,可以整合各部會,讓審查能夠標準化。(2-2)

#宏觀 #時報 #公益信託 #信託 #公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