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2020新冠疫情爆發以後,在半導體業界裡擔任工程師無疑是一個走路有風的行業,大陸《鳳凰網財經》報導晶片人才有多熱,年薪80萬人民幣(約356萬台幣)起跳是一般般,最重要的是工作offe等著讓你挑,如果是今年想跳槽換工作,平均有超過50%的漲幅。

《鳳凰網財經》報導,一名年過40歲、化名杜威的晶片工程師,在過去2年間,感受到就業市場對他前所未有的寬容。他在這兩年間,先是從知名的晶片廠AMD換了4家公司,每次的職業履歷都往上升了1格不打緊,只要新公司有任何地方不符他意,他可以毫無忌憚的轉頭就走,毫無意外地,立刻就可以找到讓他更滿意之處。

2020年杜威離開工作多年的AMD,加入GPU(圖形處理器)的初創公司壁仞,沒帶團隊,年薪翻倍到80萬元。但去了之後沒有多久,他開始意識到一個意想不到的問題,7個技術的負責人來自各個行業的頂尖,但誰也沒法服誰,「一個方案今天這樣,明天改那樣,遲遲定不下來」,他幹得很累。

壁仞有其他的好處,總是給錢給得很大方,團隊每月的獎勵3-5萬人民幣(約13.35萬-22.25萬台幣)是常有的事,推薦1個人進公司還可以領1.5萬人民幣(約6.67萬台幣)。「有些公司只給5000(約2.2萬台幣),還不夠請同事們吃頓飯」。以往碰到這樣的待遇和環境,杜威可能會沉下來做很多年,就像前東家AMD一度窮到年終獎發不出現金,他還是乖乖在那待了4、5年。

但現在可不一樣,選擇權在杜威手上。不到1年,杜威離開壁仞去了另一家GPU創業公司,第2家公司有不少AMD的老同事,這樣的環境很單純,沒有派系鬥爭,工作流程一致,但部門領導有個大問題,他安排在周六晚間開會。「如果週六下午才去,你是不是專門為了開會來的?他就明著問你,你會舒服嗎?」幾個月後,他再次離職。

新東家也做GPU,但規模更小一些。杜威目標明確:作為普通幹活員工,不談職位只談錢,達不到預期不動。至於多少錢,他有點不太方便說,畢竟「過了96萬(427.2萬台幣)那條線後,加多少意義真是不太大」——年收入超過96萬元的部分,45%要作為個人所得稅上繳。

不久前,杜威又跳槽了,這次他去了一家自動駕駛晶片公司,行業裡的最新熱點之一。他應該是又找到了更舒服的地方。

以往中國大陸只有AMD、華為海思等少數能夠設計完整大型晶片的公司,才會培養能應對複雜驗證工作的工程師,而過去3年,半導體行業的新公司平均每年完成500多筆融資、吸納1700多億元(7650億台幣)資金,資深驗證工程師根本不夠分。

一位十年經驗的工程師深有感觸:「現在隨便工作3、5年,厲害一點的或者不厲害的,跳槽起步基本80萬元以上。」

根據人才解決方案公司翰德(Hudson)的統計,晶片是2022年跳槽薪資漲幅最高的行業,平均漲幅超過50%。

一名獵人頭業者自嘲,他的工作不是幫工程師找工作,而是幫工程師選offer。他們會將工程師的簡歷提供給多家公司,毫無意外,工程師都能拿到offer。

甚至,很多工程師根本不需要獵人頭公司轉發簡歷。另一獵人頭業者接觸一名華為海思的工程師,對方年薪50萬元(222.5萬台幣),預期漲50%。他給候選人推薦兩家公司,薪資在70萬-75萬元(311.5萬-333.75萬台幣)。候選人回復,他已拿到3家公司的offer,薪資分別為92萬元(409.4萬台幣)、95萬元(422.75萬台幣)和100多萬元(445萬台幣),他主要想知道哪家更適合自己。

#晶片人才 #半導體 #陸工程師 #薪資 #AMD #獵人頭 #壁仞 #跳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