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國面臨高通膨、高利率、強勢美元與經濟不確定性加劇之際,美國國債首度跨越31兆美元大關。

根據美國財政部4日公布,美國整體公共債務在3日達到31.1兆美元,距離國會設定的國債上限31.4兆美元僅有咫尺之遙。

新冠肺炎疫情重創生命、勞動市場和供應鏈,美國政府在疫情期間大量舉債,以支撐國家經濟。自2020年疫情爆發以來,美國國債大增將近8兆美元,在短短八個月間便激增1兆美元。

美國的債款成本在川普內閣與拜登主政初期仍然低廉,但隨著美國通膨率站上40年高點,聯準會(Fed)為平抑通膨激進升息,目前的借貸成本已大幅走揚。

華盛頓智庫「聯邦預算問責委員會 」(CRFB)9月估計,拜登內閣政策可能讓美國赤字在2021年至2031年增加4.8兆美元。

CRFB指出,「過度舉債將讓通膨壓力延續,國債可能在2030年便升抵新高紀錄,聯邦利息支出可能在未來10年呈三倍成長。倘若升息速度較預期更快,可能更早發生。」

美國國債在過去10年急速躥揚,根據財政部統計,前總統歐巴馬2009年1月上任時,國債為10.6兆美元,川普在2017年1月上任時,國債翻升將近一倍至19.9兆美元,待拜登在2021年1月就職時,國債已達到27.8兆美元。

瑞穗證券美國經濟學家佩爾(Alex Pelle)指出,跨越另一個國債里程碑意味著,在將來將是一個「非常大的問題」。但短期而言,通膨問題最令人擔心。

佩爾表示,任何類型的債務議題都是未來5至10年的潛在議題。成為全球儲備貨幣的好處之一就是,每個人都想以低價購買其公債。

儘管拜登誇口今年的減赤成績,且近期簽署的通膨降低法案旨在壓低通膨,國債數據仍令經濟學家感到擔憂。

#美國 #通膨 #國債 #美國國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