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聯邦準備理事會(Fed)9月21日宣布升息3碼,聯邦基金利率目標區間上調到3.00%至3.25%間,符合市場預期。這是美國聯準會今年以來第5次升息,也是連續第3次升息3碼。隨著美元匯率的變強,人民幣匯率在短短的10天內跌破7.15,美元指數飆至20年新高,ICE美元指數一度升穿了115關口,創下了近20年來的新高。

所謂美元指數(US Dollar lndex USDX),是用來衡量美元對6種貨幣的匯率變化程度。通過計算美元對其他選定貨幣的綜合變化率,來衡量美元的強弱程度。這些貨幣由6大幣種構成,分別是:歐元、曰元、英鎊、加元、瑞典克朗、瑞士法郎。美元指數的上漲,說明美元與以上幾種貨幣的比價上漲,也就意味著美元升值。

國際上主要的商品都是以美元計價,所以美元指數漲起來,對應的商品價格就是下跌的。美元指數除了在外匯交易中扮演著重要的角色,在宏觀經濟中的地位也不可忽視。它能讓投資者了解美元在世界範圍?的強勢程度,從而影響全球資金流向, 對股市及債市等造成影響。

正因為美元指數是美國經濟的反映器、投資的風向標,所以一直以來被全球市場矚目。美國面對無法控制通貨膨脹的困境,利用美元霸權的優勢,需要提振經濟時,透過量化寬鬆等非常手段為市場注入流動性,刺激美國經濟成長;通貨膨脹高漲時,透過升息緊縮進行抑制,吸引國際資本回流美國。

此舉引發了股市和債市的拋售潮,同時推高了美債收益率,投資者紛紛買入美元避險,最終將美元指數推高至數十年未見的水平。近期隨著鮑威爾多次「抗擊通脹不達目標不罷休」的鷹派發言, 許多人預計,聯準會將持續加息直至2023年,利率終點可能在4%附近。

美國利用世界流通商品,主要是以美元計價得天獨厚條件,在現今美元計價無法被取代的優勢下,為了抑制通貨膨脹,挑起市場震盪、週而復始收割他國財富,「薅全世界羊毛,成為世界經濟一大亂源」。美元在人為操縱下,透過先降息、後升息的操作,在一個週期內完成一次超發美元流出再回流到美國本土的貨幣潮汐運動,一遍遍地收割全球財富。這樣預期美元升值的前景,不斷吸引著投資者將資金從利率仍較低的經濟體轉向美國,造成許多國家的政局不穩定,經濟不得不隨之震盪。

美元的快速升值,帶動了全球主要經濟體貨幣的普遍貶值,人民幣匯率也沒能倖免。截至9月26日,人民幣離岸匯率在一個月貶值3.5%至7.15,不少人擔憂將跌破7.5的重要關口。為了減緩人民幣匯率貶值的壓力,中國央行也出手下調外匯存款準備金率,從8%下調至6%。

目前中國經濟疲軟、人民幣貶值,而美元大幅升值的節骨眼上,投資美國房產將會成為不少人的避險工具。NAR的數據顯示,中國買家在過去一年中購買了61億美元(折合逾400億人民幣)的美國房產,比前一年增長了27%。

美國人食髓知味利用美元霸權,一而再再而三操作美元,收割世界各國的財富,反而引起世界各國的警覺,探索去美元化路徑,將全球美元化經濟送入終點。結束近半個世紀以來美元霸權的時代,會不會是後新冠時代全球經濟走向?

中國和俄羅斯在能源交易價格上的計價,已經擺脫了美元為單位的報價。去美元化的趨勢是否有更多的國家跟進,在商品交易上,不再以美元報價,將會是世界經濟形勢觀察的重點。(作者為中美論譠社理事)

#升息 #美國 #匯率 #貨幣 #美元指數 #美元霸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