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知道現在美元為全球的強勢貨幣,但此趨勢會維持到何時?

今年8月26日美國聯準會主席鮑爾在全球央行年會演講,有三項重點:重申穩定物價是聯準會的職責、經濟成長率將低於長期趨勢一段時間、緊縮貨幣政策需要更長一段時間。再者,他提到三個歷史教訓,首先,根據1970到1980年代經驗,聯準會應當要承擔起達成穩定且低物價的目標。其次,對於未來通貨膨脹的預期,會一定程度的影響未來通膨路徑;聯準會前主席沃爾克說過:「通膨的部分成因在於它自身,所以要讓經濟回歸一個更穩定、生產率更高的狀態,一部分工作是必須擺脫通膨預期的束縛。」再者,緊縮貨幣政策必須堅持下去,直到通膨穩定。

在此演講後,鮑爾有關「避免美國民眾形成通膨預期」的宣示,使得全球匯率市場再度確認聯準會鷹派決心與升息的強度,自此美元相對各國貨幣呈現強勢升值的現象,特別是歐元、英鎊、日圓的暴跌。9月下旬1歐元貶到只換0.96美元,1英鎊貶到只換1.068美元,1美元升到兌換144.8日圓。

今年的經濟情勢有二項不利因素,因而形塑強勢美元的態勢。第一項是俄烏戰爭造成天然氣危機,此對歐洲各國影響相當大,而美國因有頁岩油而受到的影響較小,致使美元因避險需求,轉為強勢,而成為「避險貨幣」。第二項是中國、歐洲經濟下行,使得新興市場影響大、經濟成長受到傷害,相對而言對美國影響不大,使資金流向美國;特別是美國聯準會今年至今已經升息12碼,預期11月、12月還會再升息合計5碼(媒體稱為暴力升息),利率水準高於許多國家,資金流向美國,使美元成為「利差貨幣」。

投資人可能會問:「美國聯準會為何有底氣強勢升息?難道不怕美國經濟硬著路?」聯準會強勢升息的理由是美國消費者物價指數上漲率高,特別是核心物價仍在上漲。其實,去年美國物價已經呈現上漲的趨勢,但聯準會誤判此現象是短期的現象,經濟會自我修正,不用聯準會採取緊縮政策。然而此項誤判,造成今年高的物價上漲,例如:今年6月消費者物價指數年增率達9.1%,雖然在8月下降到8.3%,但核心物價上漲率由7月5.9%上升到8月6.3%。核心物價上漲率是排除能源、食物,因此美國的通膨,不能簡單地推給俄烏戰爭。

再者,支撐聯準會升息的信心則是美國勞動市場供不應求、失業率低,7月失業率3.5%、8月為3.7%,可說是歷史低點水準。還有,職位空缺數達1,200萬之歷史高點、領取失業補助金人數也在下降。即使,今年前二季美國經濟成長率(實質GDP成長率)皆為負(第一季-1.6%、第二季-0.6%),但主要是物價上漲率高,而非名目GDP沒有成長。由於,勞動市場緊張、失業率低,讓聯準會有底氣正式對決通貨膨脹怪獸!

美國物價指數為何會有較高幅度的上漲?今年一開始大家直指油價大幅上漲。然而自從油價在下半年趨於下跌後維持穩定,美國物價仍然沒有明顯下降的現象。箇中理由是美國消費者物價指數的主要成分是房租和房價,而其持續上漲的主要原因是美國長期、巨量的量化寬鬆(QE)貨幣政策。美國聯準會的資產負債表金額,在2008年全球金融海嘯之前大約1兆美元,海嘯發生後採取三度的QE,在2018年達到4兆餘美元,之後2020年3月新冠疫情暴發後,躥升到8.9兆美元。再者,美國勞參率下降,使得工資上升,造成許多服務產品價格上漲,而使物價降不下來。

綜此,美元會強勢到何時?要回答此問題,可觀察以下的三個現象是否出現。首先,美國房價指數、房租是否止漲或下降。其次,消費者物價指數年增率是否有連續下降,趨向聯準會長期目標,特別是核心物價情況。再者,升息是否造成美國經濟衰退、失業率大幅上升。當上述這些現象趨於明顯,聯準會就會停止升息改採降息,那就是此波強勢美元的終點。

#升息 #聯準會 #美國 #通膨 #物價 #美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