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控制通貨膨脹,東協地區採強硬的緊縮貨幣政策控通膨,尤其以越南和印尼為最。

由於東協地區的經濟成長驅動力從外需轉向內需,東協國家雖升息,法人相對看好東協經濟發展展潛力。

美國聯準會連三次升息之後,科法斯說,越南和印尼也跟進,並採取出人意料之外的貨幣緊縮利率措施,以因應預期中的通膨壓力。

全球經濟因烏克蘭危機和大陸急劇放緩而減弱,但東協在今年第二季重拾經濟復甦動能。科法斯表示,由於疫情限制和邊境管制逐步放寬,帶動東南亞地區的國內消費及旅遊業加速反彈,該地區的經濟成長驅動力從外需轉向內需。

科法斯預估,東協GDP成長率將從去年的3.4%加速至今年的5.2%,但增長的下行風險依然存在。儘管許多東協國家採取措施,遏制零售價格過快上漲,但隨著物價上漲的範圍愈來愈廣,持續高通膨的風險也會增長,這將抑制家庭消費。出口增長急劇放緩也可能限制該地區經濟復甦的程度。

東協各國央行積極提高利率,科法斯說,尤其是越南和印尼對緊縮利率採取更出人意料的強硬態度,部分是因為美國聯準會最近連續第三次升息75個基點。面對越南盾兌美元的巨大貶值壓力,越南國家銀行自2020年11月以來維持政策利率不變後,意外升息100個基點。

繼政府在8月會議上小幅上調25個基點後,印尼央行將政策利率上調50個基點,以應對預期中的通膨壓力。

亞洲唯獨大陸貨幣政策和歐美大不同,科法斯說,但大陸貨幣政策與美國聯準會等主要央行之間的分歧日益擴大,對人民幣構成壓力,也限制了大陸進一步放鬆貨幣政策的程度。

#利率 #升息 #美國聯準會 #內需 #東協 #經濟成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