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的諾貝爾生醫獎剛剛揭曉,今年並不是頒給發明某種生物醫療技術團隊,而是給了這個時代最重要的體質人類學家-帕博(Dr.Svante Pääbo)博士,他開發的的古DNA還原技術,重構了人類演化的譜系。原本以為尼安德塔人(Homo neanderthalensis)與智人(Homo sapiens)涇渭分明、毫不相干,但是他的古DNA證據卻顯示,我們現代人的血統裡混有尼安德塔人的DNA,從另一個角度來看,現代人是智人與尼安德塔人的後代。

帕博出生於瑞典斯德哥爾摩,是化學家卡琳•帕博(Karin Pääbo)和生物化學家伯格斯特龍(Sune Bergström)的兒子。帕博的興趣相當廣泛,在就讀烏普薩拉大學(Uppsala universitet)的期間,除了本科的醫學博士學位以外,也探索了科學史、埃及學和俄語等多個領域。

帕博博士證明尼安德塔人是現代人的祖先之一,這使得尼安德塔人的復原形象也出現革命性的改變。1910年代的尼安德塔人是與猩猩無異的多毛野蠻人,現在對尼安德塔人的復原形象就變得和藹可親的多,他們也應該有衣服。(圖/倫敦自然史博物館)
帕博博士證明尼安德塔人是現代人的祖先之一,這使得尼安德塔人的復原形象也出現革命性的改變。1910年代的尼安德塔人是與猩猩無異的多毛野蠻人,現在對尼安德塔人的復原形象就變得和藹可親的多,他們也應該有衣服。(圖/倫敦自然史博物館)

他日後的學術成就也可以說是這些學術興趣的綜合,1986年,他首次在古埃及木乃伊中找到倖存的DNA,也就開啟了古人類DNA的研究,從此被譽為「古人類法醫學」之祖。

之後他再接再勵,利用電腦斷層掃描與電子顯微鏡分層技術,從更古老的生物遺骸中找到DNA 序列,為研究滅絕生物的古代 DNA 鋪平了道路。2005年,他開對尼安德塔人進行基因組定序,由於涉及幾千個古人類化石的測量,因此被稱為「古DNA 革命」,這場革命確實具有顛覆性與開創性,帕博證明有一些現代人混有尼安德塔人基因!

具體來說,大約 2% 的尼安德塔人基因存在於歐洲、亞洲和東亞地區的人群,而非洲人則沒有尼安德塔人基因。這也證明了智人遷徙的路線,是從東非出發進入西亞,在那裡遇到尼安德塔人,然後一部分智人進入歐洲,一部分往中亞移動,最終來到東亞,有一些進入北美洲。

帕博說:「這個發現非常酷,原來尼安德塔人為現代人貢獻了DNA。從這角度來看,尼安德塔人並沒有完全滅絕。」

之後,帕博的公開照片,就經常是他拿著尼安德塔人復原頭骨對視,他表示,這是在思考我(智人)與尼安德塔人究竟有多少差別?

2008年,他從西伯利亞古人類穴居洞中的遺骨中(X女),分析出有別於智人與尼安德塔人的古DNA,之後就以發現地點的西伯利亞南部阿爾泰山丹尼索瓦洞(Denisova Cave),將她命名為「丹尼索瓦人」(Homo sapien ssp. Denisova)。

帕博的貢獻在科學界得到了廣泛認可。他在2005年榮獲路易斯•簡安特醫學獎(The Louis-Jeantet Prizes)、2011年獲得美國科學促進會紐科姆•克利夫蘭獎(Newcomb Cleveland Prize) 、2013 年獲得格魯伯基金會遺傳學獎(Gruber Prize in Genetics)等數十個獎項。他是瑞典皇家科學院院士,美國國家科學院和美國藝術與科學院外籍院士,萊比錫大學名譽教授,倫敦自然歷史學院名譽研究員。

文章來源:Svante Pääbo

#尼安德塔人 #古DNA #帕博 #智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