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1月6日中午,落選了,但是還沒有交出總統職位的川普,在白宮欄杆外面廣場的講台上激憤發言,講了約1小時。結尾時他說,「你們要敢於鬥爭,你們要勇猛地鬥爭(fight like hell),否則你們就沒有了這個國家。」他呼籲他面前的群眾前往國會山莊,並說他隨後也會去。聽完了他的講話,據警察估計,約10000至15000的群眾,沿著賓州大道浩浩蕩蕩地湧向大道另一頭的國會山莊。他們有人帶了槍,有人帶了棍棒,有人帶了辣椒噴霧器,甚至還有一個執行絞刑的木架子。

視頻無數次放映他們闖入國會山莊的亂象,此地不需要多作描述。國會山莊是民主的殿堂,在民眾心中,它神聖地位還超過白宮,當暴民們突破了警察的阻擋,破窗而入,嚇得民意代表四處躲藏,並威脅要吊死副總統,那一瞬間,雷根當年所說的「山巔的城市」,就被這股逆流沖到了谷底,而「自由的燈塔」也黯然無光。

茲事體大,眾議院成立了10人特別委員會,調查這次暴力攻擊國會的始末。經過1年的取證和聽詢,大致情況已經瞭然:2020年11月3日,大選分出勝負之後,川普並沒有按照歷來的優良傳統,向勝方發出祝賀,表示支持及全面配合權力的和平轉移。恰好相反,他指責拜登選票作假,偷去了本來應屬於他的寶座,並且立刻著手跟支持者計劃如何奪回白宮。1月6日的行動是川普和他的手下如班農等鼓動支持者採取的行動,目的就是要阻止國會算票,從而否定拜登的勝利。

這是美國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暴力政變,雖然未遂,但是其震撼力異常巨大。更詭異的是,今天,在特別委員會把聽詢通過CNN電視台全時廣播,隨後又發生聯邦調查局突襲川普在佛羅里達州的海湖山莊,發現他自白宮搬出大量國家機密文件,顯然違法。即便如此,9月初《紐約時報》民調顯示,他的支持率仍然高達44%,幾乎沒有變化。

自從川普當選總統之後,許多報章雜誌的政治評論都在討論美國民主政治的危機。就在9月18日,《紐約時報》的頭版在「民主受到挑戰」的標題下,用整整4版的篇幅來談這個民主危機。它指出,美國民主受到的威脅是前所未有的。1週之後,9月25日,它的社論的標題是「民主的威脅就隱藏在我們面前」。它說,就在川普敗選之後,全國各地的共和黨議員開始提出嚴格限制選民資格的議案,甚至設法控制各州的算票機制。它指出,到今年5月已經有20州通過了三打這類的議案。

在川普當選之後兩年,兩位哈佛的政治學家,Steven Lvistsky 和Daniel Ziblatt,合寫了《民主如何死亡》一書。他們非常擔心川普對美國民主制度的破壞,但是並不認為他是民主危機的主要問題。美國的民主危機並不始於川普,而是因為許多民主制度的要素被不斷侵蝕的結果。他們雖然仍然把民主簡單定義為言論自由、公平選舉,可是實際上民主制度是一個脆弱而複雜的制度。他們指出,過去30年間,美國民主制度的許多因素被逐漸弱化,這包括:政黨把政黨的利益放在國家利益之上;政黨把對手視為敵人,不是共同為國家解決問題的搭檔;最高法院2010年關於「聯合公民」的判決,容許利益集團籌集天量的金錢,影響選舉活動;社交媒體的流行助長了謠言和極端言論的氾濫,促使極端政治組織的滋生和擴大。

總之,美國的有識之士對當前的民主危機是憂心忡忡。至於美國是否能回到那個「山巔的城市」,的確是一個難以回答的問題。(作者為中美論譠社理事)

#美國民主 #山莊 #美國 #川普 #民主危機 #危機 #制度 #國家 #國會 #民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