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報記者林資傑台北報導】金管會因應近年國際財報準則(IFRSs)增修訂準則及公司法修正相關規定,宣布擬修法明定財報編製準則所稱「重大」的定義,除了考量相關交易對財報影響金額的「量化」因素外,亦須考量具國家不利風險因素等「質性」因素,預期2022年財報即適用。

金管會宣布將「證券發行人財務報告編製準則」、「證券商財務報告編製準則」及「期貨商財務報告編製準則」部分條文,共有三大修正重點,包括配合IFRSs增修訂準則及審計準則號次調整、因應公司法修正及國內目前實施IFRSs情形檢討現行規定、簡化資訊揭露作業。

證期局副局長高晶萍指出,此次修正主要聚焦明定所稱「重大」定義,以提升財報資訊揭露透明度。她指出,以往公開發行公司判斷資訊是否重大到必須在財報上公開揭露,主要考量相關交易對財報影響金額大小判定,屬於「量化」因素。

然而,IFRSs相關規定明定編製準則所稱「重大」定義,應以「財報主要使用者」的資訊需求出發,判斷資訊遺漏、誤述或模糊是否可能影響其投資決策或貸款決策。因此,公發公司在判斷資訊是否重大時,除了金額大小的「量化」因素外,亦應考量「質性」因素。

高晶萍說明,「質性」因素包括相關交易、事項或情況是否涉及關係人參與、不普遍交易,非預期差異及重大趨勢變動,或與企業所處產業、經濟環境攸關資訊等。如集團內的關係人交易、銀行持有風險較高的債券,若金額不高,過往不會在財報中揭露金額或資訊。

而此次修法通過後,關係人交易在質性層面屬於重要資訊,只要具特殊性者均應視為需揭露的重大資訊。而同業銀行若有揭露持有風險較高債券曝險,為避免銀行經營受國家風險不利因素影響,即使持有曝險金額不大,未來亦須視同需揭露的重大資訊。

高晶萍表示,未來若有重大資訊揭露認定爭議發生,金管會將先了解公司當初判斷是否揭露的依據,若引述可考證資訊且合理,則不至於視為隱匿。不過,若公司未進行評估、蓄意忽略相關資訊不揭露,最嚴重可認定為財報不實,依證交法規定將負刑事責任。

#準則 #IFRSs #金管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