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G評級可能是當今金融業中最少被審視、但卻最具影響力的部分,該評級不僅主導ESG基金的持股,同時也為投資人提供了指引。

特斯拉日前從標普500 ESG指數中被剔除,引發大眾對於ESG評級的爭議。特斯拉所生產的電動車確實是推動綠色運輸的一環,然而特斯拉在勞工權益、生產設備綠化不足、電池供應鏈所產生的負面影響等方面,皆有悖ESG的理念,以致削弱其整體評級分數。

特斯拉董事會成員官水野先生為此表示,ESG評級往往過於重視減少負面影響卻忽視積極影響。此說法提出了單一數據ESG評級所衍生出的根本問題。

多個評級的必要性

試圖以一個評級框架同時反映出正面和負面因素,不可避免地使兩者相互抵消,以致稀釋最終評級的資訊價值。根據富達的研究和經驗,建議至少要有兩個不同的評級,分別反映一家公司的正面和負面影響。其中一個可行方式是,先根據聯合國永續發展目標(SDG)框架,評估哪些商務活動對氣候變化等挑戰至關重要,同時運用ESG評級評估一家公司對外的負面影響。

例如,特斯拉根據SDG可以獲得高分,因其收入來自銷售電動車和綠色技術等推動實現淨零排放的重要因素;但ESG評級主要側重企業如何管理其對環境產生的負面外部性,以及如何在整個價值鏈中照顧到主要利益相關方,故特斯拉僅獲得一般的評級。

兩項不同評級系統為同一家公司的永續發展提供完全不同觀點,結合兩者才能清楚瞭解其影響性,並有助投資人進行決策。若投資目標是將資金分配給氣候解決方案,則SGD評級將是主要驅動因素;若只想投資於對環境社會負責的公司,則ESG評級則占主導地位。

比重加權與相對評分可能產生誤解

目前ESG評級不能完全反映企業永續發展程度。其中一個原因是供應商常將環境(E)、社會(S)、治理(G)等三個面向分數分配權重後加以平均,以致僅ESG評等極好或極差的企業較能獲得較真實評分,如極高的ESG評級通常能反映該企業在E、S、G三方面都表現良好,反之亦然。

然而,對於大部分介於中間的公司來說,整體ESG評級可能具誤導性。例如在環境方面表現糟糕的公司,可能被其高於平均的社會和治理得分所掩蓋,因而仍入選ESG基金。這解釋了為何對能源轉型利益不大的化石燃料公司可能在ESG上獲得高分,而像特斯拉這類公司會落到排名外,以及為何投資人需密切關注ESG基金持股。

以相對或絕對為基礎進行評分也要注意。相對評分本質上通常基於同業群體的排名,而非對企業永續性的真正評估,以致一家實質ESG表現不佳的公司,可能因為同業表現更糟而獲得最佳排名;相對分數也可能僅因為同業平均水準產生變化而改變,而非該基於該公司的作為。因此,在投資組合層面,相對評級可能毫無意義。

數據必須經過分析才能產生價值

然而,即使使用兩種評級並應用在絕對基礎上,投資人仍可能無法了解全貌,尤其當評級是完全以數據為主或透過公式化定性疊加的量化模型,因ESG分析師不見得能獲得公司營運中關於ESG數據的深度見解。唯有熟悉ESG方法且專注於由下而上基本面研究的投資專家,才可能透過與這些公司定期會面,獲得對該公司ESG實踐和未來計畫的第一手資訊,進而針對公司進行深入分析,否則難以做出正確評級。

以排放管理為例,假設石化公司A的碳強度與同期相比下降,而競爭對手B的碳強度卻有所增長,目前的評級可能會對A公司更有利。實際上,也許A公司並不關心環境,其整體碳排強度下降是因為其排放量最大的工廠在今年大部分時間皆處於停產狀態;相反的,B公司今年碳排強度暫時增加,主要因為其碳密集型產品去年占其收入較大比例,但卻一直在改造生產線以提高排放效率,並投資於負排放技術,這意味其碳足跡在未來會更低。

上述都是富達在設計永續發展研究框架時,反覆思考的一些關鍵問題。目前量化ESG評級的設計經常容易被誤解或誤用,以致對尋求評估企業永續性以建立投資組合並衡量結果的投資人帶來挑戰,但我們相信,隨著時間推移,不同評級類型將進一步標準化且能更互補,當愈來愈多人將ESG整合到投資過程中,ESG評等將更能發揮效益。

#投資人 #特斯拉 #永續 #E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