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眾議院議長裴洛西(Nancy Patricia Pelosi)在8月初訪台後,不僅引爆新一波台海危機,中國大陸也隨即宣布制裁裴洛西及其直系親屬,以及8項反制美方的舉措,美中關係恐陷入新一輪「冷戰」。紐約證券交易所(NYSE)曾於2020年底宣布讓中國移動、中國電信及中國聯通香港等3家大陸電信公司下市,以遵循川普政府於該年11月的行政命令,禁止美國人投資具有中共軍方背景的陸企。無獨有偶,近期中概股又掀起一波退市潮,大型國有企業紛紛離場。如中國人壽於8月12日率先發布公告稱申請自願將美國存託憑證(ADR)從NYSE退市,並撤銷該等存託股及其對應H股在證券交易法項下的註冊。隨後中國石化、中國石油、中國鋁業及上海石化等公司陸續發布公告,擬將ADR從NYSE退市,引發全球關注。

所謂「無風不起浪,起浪必有因」,美國發達的資本市場讓全球各國企業躍躍欲試,自不待言。1992年10月9日,華晨汽車在NYSE掛牌上市,成為第一檔在海外上市的中概股;1993年7月15日,上海石化則是第一家同時在香港、紐約、上海三地上市的陸企,轉眼之間,距今已30年。這期間一直有陸企赴美上市,不絕於途,隨著大陸經濟快速成長,中概股一度成為美國資本市場上最活躍,意氣風發的焦點。奈何如今紛紛下市,僅剩270家左右,總市值也從去年2.8兆美元高峰腰斬至1.4兆美元,實其來有自。

筆者以為,重要原因包括,一、財報造假被迫摘牌退市:2020年4月,瑞幸咖啡被爆出財報造假,跟誰學、金凰珠寶等陸企也接連爆出做假帳;時值美中貿易戰之際,自然成為川普政府打擊陸企的藉口。緊接著,美證交會(SEC)主席聯合同級別4位證券界大老,發表聯合聲明,拒買中概股,引發中概股暴跌。5月20日,美參議院提案「外國公司問責法」,要求在美上市陸企遵守美國的審計和監理標準,否則禁止其上市。特別是涉及國家敏感行業的金融、軍工、大型科技公司等中概股企業,若無法在2023年底之前提交審計底稿,勢必要退出美國市場。

二、網路世界「得數據者得天下」,數據安全早已成為國安問題,美中科技戰正如火如荼,雙方更視數據為「新武器」。據悉,「滴滴出行」在大陸擁有超過3億的活躍用戶,其所持有的高精度地圖,和「運滿滿」、「貨車幫」母公司「滿幫集團」擁有的交通及物流訊息,極其敏感。一旦這些企業為赴美上市,進而向美方交出在大陸所收集的數據,那就涉及國安問題。北京當局遂於去年7月2日起,陸續對「滴滴出行」、「運滿滿」、「貨車幫」和「BOSS直聘」等4家企業實施網路安全審查,阻其赴美上市。三、美中關係日趨緊張,美方藉機制裁陸企早有案例,如今變本加厲,逼迫大批中概股退市,無非也是意料中事。

據聞,今年3月以來,已經有150多家中概股被納入預摘牌名單,諸如百度、騰訊音樂、京東、蔚來、嗶哩嗶哩、拼多多、中國南方航空、中國東方航空等多家知名企業,以及阿里巴巴都在名單之內。那麼,中概股退市後何去何從?自美退市後的中概股企業,為籌集資金以維持經營,大部分選擇回歸港股或A股二次上市。如滴滴出行已於去年12月3日宣布,即日起啟動在NYSE的退市程序,同時準備在香港上市;阿里巴巴則於近期宣告要在港交所雙重上市(dual primary listing)。統計已逾20檔在美下市的中概股完成回港二次上市,反而也有利於陸港資本市場發展,說是因禍得福亦不為過。

#退市 #中概股 #美國 #下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