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5月6日我們在中國宏觀經濟論壇(CMF)微信公眾號上發表了《高通膨下的強美元觸及22年以來高位,或將持續衝擊數月》;今年7月7日我們在CMF微信公眾號上發表了《再論高通膨下的強美元》,闡述了高通膨下強美元的邏輯。從今年4月12日美元指數站上100,階段性高點在7月中旬接近109,目前仍處在105以上,美元走出了明確的高通膨下的強美元軌跡。

美歐同樣面臨著高通膨。美國7月份CPI同比8.5%,連續5個月超過8%,6月份PCE同比6.8%;歐洲央行7月份HICP預估值8.9%,連續3個月超過8%。美歐也同樣面臨著比較強勁的勞動力就業市場。美國6月份失業率只有3.5%,是50多年來的最低失業率;歐元區6月份失業率6.6%,是歐元區成立以來的最低失業率。為什麼美元能走出這麼強的軌跡,而且持續的時間還會比較長?

高通膨下的強美元直接來源於美歐貨幣政策收緊力度的差異。美聯儲貨幣政策收緊力度顯著大於歐洲央行貨幣政策收緊力度,導致了歐元兌美元較長時間在歐元美元平價附近遊走。我們認為高通膨下的強美元還將持續數月,原因在於:美聯儲繼續加息不用猶豫,而歐洲央行加息需要考慮的因素比較多。

這一輪高通膨背後的美歐經濟結構存在巨大差異,美國可以穩定能源等供給,而歐元區則難以穩定供給,這就導致了:美歐在努力避免出現「滯脹」困境並實現經濟「軟著陸」目標下,美聯儲可以通過穩定供給直接收縮需求抑制通膨;而歐元區由於供給不能完全保障,歐元區如果像美聯儲那樣收縮需求,供給與需求同時收縮的結果會出現「滯脹」。正是由於美歐經濟供給結構的差異,導致了歐洲央行不太可能像美元出那樣快速提高利率,這就決定了歐元相對於美元處於疲軟狀態。

從目前美歐經濟情況來看,美聯儲左右美國經濟走勢的能力要高於歐洲央行左右歐元區經濟走勢的能力,因為美國經濟面臨的供給能力要明顯好於歐元區經濟面臨的供給能力。持續的俄烏地緣政治衝突使得歐洲能源供給存在巨大的困難。儘管歐盟內部存在分歧,但目前歐洲能源「脫俄化」並未出現明顯的鬆動,這就導致了歐元區供給側的能源瓶頸以及金屬和礦物質的短缺,影響了歐元區的供給能力。

從歐盟7月29日公佈的歐元區經濟數據來看,今年2季度歐元區GDP環比增長0.7%,同比增長4.0%,比1季度同比5.4%明顯放緩。從8月3日公佈的零售業數據來看,6月份歐元區經過季節調整的零售貿易量環比下降1.2%,經過季節調整的年度零售銷售指數同比下降3.7%。歐元區6月份非食品類產品的零售額環比下降了2.6%,其中,汽車燃料下降了1.1%,食品、飲料和煙草下降了0.4%。高通膨對居民實際購買力的侵蝕在逐步顯現。

從8月3日公佈的工業生產者價格指數(PPI)來看,今年6月歐元區工業生產者價格環比上漲了1.1%,同比上漲幅度高達35.8%。其中,6月份歐元區能源部門的工業生產者價格環比上漲了2.7%,耐用消費品和非耐用消費品環比上漲了0.7%,中間產品和資本品上漲環比0.4%。除能源外整個行業的價格環比也上漲了0.4%。從同比數據來看,今年6月歐元區能源部門的工業生產者價格同比上漲了92.8%,中間產品同比上漲了23.8%,非耐用消費品同比上漲了12.5%,耐用消費品同比上漲了9.5%,消費品和資本品同比上漲了7.6%。除能源外整個工業行業的價格同比上漲了15.6%。

歐洲受俄烏地緣政治衝突影響巨大,歐盟能源「脫俄化」的政治成本使歐元區的能源等供給出現嚴重的瓶頸,導致了歐元區PPI持續上漲。7月26日歐盟達成的削減天然氣用量協議,歐盟成員國同意在2022年8月1日至2023年3月31日期間,根據各自選擇的措施,將天然氣需求在過去5年平均消費量的基礎上減少15%。能源消減無疑會影響生產,影響歐元區的供給能力。

可見,與美國相比,歐元區面臨高通膨與能源短缺的雙重困局。今年7月份歐元區通膨率(HICP)預估高達8.9%,政治成本導致歐元區的通膨應該還沒有見頂。歐元區要控制高通膨就面臨供給和需求的雙重收縮,這種供需同時收縮的結果就是「滯脹」。

要避免出現這種情況,歐洲央行的貨幣政策就不能夠像美聯儲那樣快速大幅度加息。今年以來美元強歐元弱現象背後是美歐經濟抵禦外部能源衝擊能力的差異所致,俄烏地緣政治衝突使得這種差異顯化,導致歐洲央行在面臨供給收縮的風險下,「滯脹」風險壓力導致歐洲央行加息不如美聯儲那麼迅猛,高通膨下的強美元還會持續。

【作者為中國人民大學經濟學院黨委常務副書記、國家發展與戰略研究院研究員、中國宏觀經濟論壇(CMF)主要成員】

(本文來源:「CMF中國宏觀經濟論壇」公眾號,授權中時新聞網刊登)

※以上言論不代表旺中媒體集團立場※

#高通膨 #歐洲央行 #中國宏觀經濟論壇 #中國 #美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