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自2020年初發生以來,台灣經濟表現一直在水準以上,支撐GDP表現亮眼的主要因素來自出口暢旺,最新完成的海關進出口貿易統計顯示,7月出口以433億美元創下歷年單月次高紀錄,在連25紅的基礎上,全年出口可望衝上5,000億美元。雖然剛進入傳統出口旺季,起手式就相當搶眼,然而產業端傳來的消息卻令人高興不起來,反轉向下的轉折條件逐一現身,須要提高警覺做好準備。

剛過去的上半年,影響全球經濟的變數相當多,不論是突然發生的俄烏戰事、大陸封控,或意料中的疫情反覆、通貨膨脹、美國升息,所帶來的影響以負面居多,黑天鵝滿天飛舞。因此當上述變數或已消失,或影響的層面開始收斂時,自然對廠商的接續表現頗有期待,不料,相較於上半年逆勢突圍的表現,此時產業界卻是警訊頻傳,新出現的變數讓個別企業疲於應付。

檢視目前傳出的消息,海運市場的變動即頗受到矚目,不只原本一櫃難求的情況不再,運價也是持續的探底。剛公布的上海出口集裝箱運價指數(SCFI)連續9周下跌,分拆開來細看,三大主要航線齊步走低。解讀此現象的各種原因中,最令人擔心的是貨量的減少,尤其年底消費旺季前的拉貨潮,一旦明顯縮減,反映的恐是整體市場的需求出現萎縮。

整體市場的需求減少,還反映在企業庫存水位的變化上,此波疫情受惠甚大的科技業者,近月來,接二連三提及庫存已成為新危機,對營運造成了干擾。包括宏碁董事長陳俊聖、台積電總裁魏哲家等科技企業家,陸續針對電子業庫存問題和市場的需求變化,提出說明;如以最近公布的財報情況來看,第二季庫存飆高至2,062億元的華碩最受到關注,外資並下修了華碩的目標價。

科技業之外,傳統產業也可看見對運營的擔心。7月出口數據如以產業別來看,資通訊和機械兩大貨類表現最突出,均創下歷年單月的新高紀錄,對此,工具機公會理事長許文憲的說明是,上半年高成長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來自去年訂單的遞延,少了這一塊,下半年的經營相對辛苦,他將年初訂下的25%出口成長目標,向下修正成15%;工業體系出身的副閣揆沈榮津也注意到此現象,據他觀察,工具機產業的台廠平均庫存達50%,遠高於日本同業的23%,為後續發展的一大挑戰。

傳統產業的另一支柱紡織業,同樣受到需求不振問題的干擾。國貿局針對紡織業發展出具的最新報告,引用了台商投資重鎮越南紡織協會的說法指出,下半年諸多挑戰中,因通膨導致美國與歐盟等進口市場的消費力下降,令人擔憂,與此同時,亞洲以日本為主的市場訂單也逐漸減少,導致部分紡織業者必須減產因應。

整體來看,疫情籠罩下的台灣因內需不振,「拚經濟」更依賴出口產業的表現,而各主要產業除面對疫情、通膨、升息、戰爭等進行中的變數,對於新出現的需求萎縮,更要擬具對策,妥為因應。我們也提供以下幾項觀察,做為參考:

首先要指出的是,企業必須調整心態,放棄對「貶值促進出口」政策的期待。台灣曾有很長一段時間,透過本國貨幣價格的競爭力扶持出口,但這一套做法,已很難再走下去,理由有四:一是此方式只適合缺乏競爭力的低端產品,二來疫情改變下的新經濟模式也未必適用,其三在美國的壓力下,央行即使想讓新台幣貶值,恐怕心有餘而力不足。至於最後一點,此做法與全力防堵通貨膨脹的方向有所牴觸,要說服政府採納並不容易。

其次,企業在經營策略上,要做好海外多元布局的準備。坦言之,當需求大爆發的時候,在台灣生產的貨品接單不成問題,但需求有限時,不論會計成本或機會成本都要重新計算,何況經過貿易戰與疫情的洗禮,供應鏈在地化成為趨勢,此時盡可能貼近市場的多元布局,才能讓企業從容的應付新出現的變化。企業如固守台灣為主要生產基地,想繼續在國際市場衝鋒陷陣的難度甚大。

最後要提醒的是政府部門,對於協助各產業技術能力升級上,要有危機意識。的確,中小企業是台灣產業一大特色,此種模式有著靈活機動的優勢,但也因規模不夠大,導致產品可靠度欠佳、企業技術檔次不夠高。疫情改變了全球經濟走勢,價格戰將轉為對品質的要求,面對新一輪的競爭,唯有持續的提升技術,才能長久守穩市場。這也是政府和企業界雙方都要面對的新任務。

#疫情 #產業 #紡織業 #庫存 #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