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積電前董事長張忠謀一心一意以服務全球客戶為經營理念,讓台積電終能取得世界第一的空前地位。然「匹夫無罪懷璧其罪」的結果,加以地緣政治的不可抗拒因素,現今台積電現正面臨空前的困難:是要屈從美國大幅再加碼對美投資?或是堅守台灣而面對不確定的水、電供應,乃至兩岸軍事對抗可能危及訂單的困局?

其實,韓國半導體產業所面對的困局也不遑多讓,是要同意美方強勢的要求,加入美、日、韓、台半導體聯盟(Chip 4),從而割捨其在中國大陸的巨額投資及市場?亦或是加入聯盟,讓大家在聯盟內都摒棄中國高端晶片市場供應?

入盟Chip猶如簽下投名狀般,它也可視為半導體業的新OPEC,對世界高端晶片市場的影響是深遠的。為此,韓國總統尹錫悅雖避不見裴洛西來韓的遊說,但目前吾人仍看不出韓國在強大壓力下,如何能不屈從不加入。

在搞定台韓後,日本只是被強拉入夥就近看管(以防以前東芝般的復辟),而美國面臨危機的半導體業是否能如昔日美國汽車業在引進日本車廠在美投資設廠後就能重振雄風,容有再討論的空間:現今半導體產業的局面,它與1980至90年代世界汽車產業的結構是完全不同的,最主要的是,當時沒有中國汽車產業的出現,惟現今,世界半導體最大的市場是在中國,而中國也有決心全力達成2025年時半導體國內製造達70%的目標;退一步言,即若只能達成40、50%的目標,就已經強烈地震撼Chip 4聯盟,而其日後達成70%或更高的目標,或也只是一、二年左右的時間差而已。

讓目前局面更加混亂的應是源於去年開始的晶片短供,除中國大陸上述政策指引下積極擴產外,台灣的業者在利之所驅下也大量投產,而此結果也讓有識者深以為憂,此乃因14奈米以上的中低階晶片極可能出現供過於求而致市場崩盤。從經濟面來看,市場是極可能陷入「蛛網定理」般的低谷,若此,中國市場可在民族企業(或國資企業)的保護下,或不但能全身而退,且亦有可能逆勢操作強占Chip 4產能市場,這種可能不容小覷。

其實,美國才剛通過的《晶片與科學法案》主要是對其國內一蹶不振晶片產業打劑強心針,而其首要目標除提振美國高端晶片的生產(供諸如蘋果手機等)使用外,亦可封殺中國大陸手機業者對高階晶片的取得,而能有效壓制中國大陸高階手機的拓展。

惟現今TechInsights研究後認為,中芯國際「很可能複製了台積電幾年前使用的類似方法」而做出7奈米晶片。本文合理的推測是,中國仍須多方確認其生產技術沒有智財權的問題,且其DUV光刻機及相關材料的取得無虞,及良率達標後才會正式量產。就時間而言,它正好會與Chip 4國家在美國生產的高階晶片「撞衫」。若果如此,則「高階晶片」市場勢無法因其技術獨占而能倖免於「蛛網定理」的打擊,再者,在「保護主義」的運作下,Chip 4業者很可能會失去一大塊中國大陸的市場。

至於14奈米以下的中高階晶片,因其將更廣泛用於軍、民用,更無法逃脫「蛛網定理」的打擊。現今在晶片荒後出現的擴產,再碰上美國《晶片法》的推波助瀾下,兩者強強疊加後,更會打亂中高階市場的生產秩序,若此,則受傷最大的應是除美國以外的Chip 4業者。

#美國 #中國大陸 #半導體 #晶片法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