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根廷央行出重手大舉升息69.5%打通膨已震驚全球,但恐怕問題不僅止於阿根廷,對於國際金融經濟情勢向來有精準觀察的一位金融業高層分析,有兩大指標,已顯示「骨牌效應」已經發生,現在不只阿根廷,整個新興市場都令全球投資人擔心股債的整體投資風險升高,尤其是債券更為明顯。

債券投資由於可穩定配息,向來成為全球投資人作固定收益投資的重要去處,新興市場債前幾年尤其資金蜂湧而入,台灣更是超過7成的基金都是新興市場債為主要成份,但現在市場環境的時空背景完全不同了,金融業高層列舉,上述的兩大指標,分別為牛津經濟研究院(Oxford Economics)的一份統計資料,和今年以來關於新興市場發債規模的統計。

牛津經濟研究院指出,目前新興市場長期公債殖利率較美國同年期債息高出8個百分點以上的國家,已從年初的16個增加至23個,可說投資人看待整個新興市場的不確定性越來越高,而發自新興國家自己內部經濟失序,也會導致通貨膨脹更進一步惡化,陷入惡性循環;而對於發債規模指標的警示,這位金融業高層分析,今年來新興市場發債規模較去年同期大減43%,籌措資金2,635億美元,為2016年來同期最低,這也顯示新興市場逐漸面臨再融資困難,發債規模大減並非發債國家的資金需求減少,而是投資人不願意買。

也因此,上述兩大指標已顯示新興市場債務風險升高的「骨牌效應」已經產生,尤其是台灣金融業者手上抱了一大堆的新興市場債,債務風險升高也意味投資人的風險跟著升高。

根據各大金控截至今年第二季底對外揭露的最新統計顯示,旗下有五大壽險公司的五大金控,整個新興市場主權債,還有國營事業這些「類主權債」的投資規模保守估計,已約有1.45兆,這還不包括金額在申報門檻之下不用申報的部位,未來身為台灣持有新興市場債主力的大型壽險公司將如何調節部位,也引投資人高度矚目。

因為上述的兩大指標,現在聯合國貿易和發展會議秘書長葛里斯潘(Rebeca Grynspan)都已呼籲20國集團(G20)讓開發中國家暫停償還債務來緩和其經濟壓力,因為目前發生重大債務危機風險的骨牌效應可能性,超過兩年前新冠疫情爆發時的情況,另外,世銀也認為金融壓力可能在新興國家之間擴散,因為在美國等先進國家持續升息後,接踵而至是新興市場爆發危機,像1980年代的拉美債務危機就是顯著的例子,這位高層也預期,假設美國國會4,300億美元「降低通膨法案」確實發揮緩解美國通貨膨脹的效果,則美國與新興市場通貨膨脹之間的差距又將近一步擴大,更加降低資金流入新興市場的意願,屆時風險又會更大。

美國通貨膨脹近來逐漸緩和,甚至外界還認為聯準會「緩升息」可能性越來越高,但此時阿根廷背道而馳,竟出現通貨膨脹「加速」惡化的現象,不但顯示新興市場在美元強勢之下所出現的貶值已經變成惡化通貨膨脹的催化劑,這位業界高層還認為, 近期國際能源價格和糧食價格都開始下跌,是美國通膨趨緩的主因,但此時新興市場通貨膨脹仍持續攀升,這就代表不只外在的能源及糧食供應:「而是內部經濟、金融秩序已開始失序!」

#新興市場 #通貨膨脹 #指標 #骨牌效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