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的解讀是詩意而曖昧的,往往是自己說了算,也就是說,它非常地自由。一直以為在看別人的電影,其實我們才是主角,一直映照著自己的生命軌跡」。

陳伯任說,這種「遙遠的相似性」,讓電影朦朧而迷人。電影驅動了我們看到他人的故事,卻也找到自己的內在權威。可以任由自己跌進劇情裡,也可以隨時從電影中站起來,走出黑盒子,訴說屬於自己的詮釋。這樣一進一出的自由,給予生命更多的呼吸空間。

為了推廣電影文化產業,陳伯任打造許多電影教學課程,電影從業者或是國中小學生、高中老師等都是教學對象,其中值得注意的是,針對學生或老師等族群打造的電影鑑賞課程,經過課程講解對電影更加認識,同時透過電影對學生埋下一個藝術的種子,例如為何要拍攝這幕電影場景,理解拍攝者想要傳達的訊息為何,同時也能讓老師透過電影對學生教學,即便未來沒有從事電影產業,也能讓電影成為生活中的樂趣或慰藉。

#能讓 #拍攝 #教學 #自由 #學生 #找到自己 #陳伯 #老師 #電影 #課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