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淨零競逐」戰開打,碳成本負擔是決戰勝負關鍵。然而,台灣綜合研究院副院長李堅明直指,台灣的「電力排碳係數」高,企業再怎麼減碳一乘上係數就輸了,根本就「輸在起跑點」!「成本負擔」只是淨零的第一大挑戰,還有第二大挑戰「時間壓力」。

李堅明點出台灣產業因應全球淨零競逐挑戰四大困境。一、台灣年出口超過4,400億美元,碳排放卻在國內,國內減碳空間有限(負碳科技成本高、沒有碳權交易),很難滿足國際供應鏈要求。

二、產業的「直接排放」會因為企業基於設備的使用年限(或壽命),不容易替換,例如製程設備,使用年限長(超過20年)與投資金額大等因素產生「碳鎖定」現象,再減空間有限,而「間接排放」又受到電力係數高的影響。

李堅明憂心,台灣電力係數位在全球末段班等於輸在起跑點。舉例來說,南韓是台灣半導體、資通訊產業的主要競爭對手;目前台灣每度電排放的二氧化碳,比南韓多出86克,在開徵「碳關稅」的市場機制下,假設每噸碳價20美元、企業一年使用100億度電,那麼台灣公司每年負擔的碳成本將比南韓高出1,720萬美元。

三、我國無法參與國際碳交易,且將開徵碳費,會提高產品碳足跡成本負擔,將衝擊我國出口與經濟成長。四、碳成本將逐漸成為企業選擇投資環境的重要因素,恐將引起產業全球布局思考(產業外移),降低國內投資,影響經濟成長動能。

李堅明舉例,瑞士推估2030年目標減排50%,但只能做到減排37.5%,就決定向秘魯購買ITMOs,即投資2千萬歐元在祕魯的森林保育計畫(Tuku Wasi地區)來抵銷不足的12.5%。

#排放 #企業 #係數 #減排 #台灣 #李堅明 #輸在起跑點 #成本 #全球 #成本負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