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基斯坦為了避免經濟陷入崩潰,表示願意犧牲政治資本,以換取國際貨幣基金(IMF)的紓困協議。

■The staff-level agreement with the IMF is key to the plan of the new government to stabilize the economy and avoid the fate of Sri Lanka, a fellow South Asian nation in financial meltdown.

今年4月才接任巴基斯坦財長的伊斯梅爾(Miftah Ismail),一上任後就忙著與國際貨幣基金(IMF)重啟紓困協商,其目的在於避免巴基斯坦步上鄰國斯里蘭卡經濟破產的後塵。

受到俄烏戰爭引發全球物價飆漲衝擊,導致新興國家被迫承受沉重壓力,巴基斯坦也無法倖免於難。由於該國央行持有的外匯存底在最近幾周已經大幅縮水、根本難以償付今年到期的外債利息。在伊斯梅爾的積極穿梭下,IMF終於同意未來一年將提供該國40億美元的紓困金援,讓巴國倒債危機得以暫時解除。

經濟面臨轉折關鍵

負責與伊斯梅爾進行談判的IMF官員波特(Nathan Porter)警告:「巴基斯坦正處在深具挑戰性的經濟轉折關鍵」,他說艱難的外部環境與大幅變動的國內政策,導致國內需求無法長久持續。

遭議會罷免的巴國前任總理汗恩(Imran Khan)今年2月曾在沒有獲得IMF的首肯下,實行能源補助與稅收減免計畫,致使IMF暫緩提供金援。如今IMF再度恢復對巴基斯坦提供援助,其中一項但書,就是新政府必須嚴格堅守IMF對巴基斯坦提出的所有要求。

在長達數周的協商過程,雙方最大的癥結卡在IMF要求巴國終結每月6億美元的汽油價格補貼。

IMF過去曾表示,這項補貼的行動無法長久持續進行,唯有在民眾必須支付市場價格的情況下,汽油需求才會受到抑制。不過對於巴國政府,終止能源補貼卻是一項痛苦的政治妥協,它可能因此而失去民眾支持。

在歷經數周的掙扎,今年4月才掌權的新總理謝里夫(Shehbaz Sharif)最後還是選擇讓步,同意IMF所提的條件,這也意味民眾支付的汽油價格將調漲一倍。

擁有賓州大學華頓學院博士學位、並曾在IMF任職一段期間的伊斯梅爾坦承,沒有人喜歡價格調漲,不過他強調「為了達成這筆交易,我們願意犧牲我們的政治資本。」

他還堅信IMF的計畫將讓巴國能夠朝著財政與貨幣穩定的軌道前進。伊斯梅爾指出,斯里蘭卡過去就是不願採取類似的痛苦措施,導致經濟情勢最後落得不可收拾的地步。

曾在前朝汗恩政府期間擔任財長的亞薩(Hammad Azhar)推文批評,新政府與IMF聯合制訂的計畫將使得巴基斯坦的通膨壓力更加沉重。他認為這根本無法減輕民眾痛苦。

6月通膨率高達21%

受到運輸與糧食成本推升,巴基斯坦6月的通膨率高達21%。先前為緩和通膨衝擊,政府曾對860萬戶貧窮家庭發放10美元紓困現金。

Topline證券公司執行總裁索海爾(Mohammad Sohail)認為,從7月開始的本會計年度,巴基斯坦的外部融資需求總額預估將達300億到350億美元,這意味它需要向國際金融機構借貸與前往債市籌資。

索海爾還說,由於該缺口實在太過龐大,想要填滿恐將非常艱難。

伊斯梅爾表示,與IMF達成協議只是恢復巴國財政健全的第一步。他說這項協議將對其他跨國機構,像是向世界銀行進行借貸敞開大門。

不過仍有部分專家指出,此舉只是暫解燃眉之急,巴國目前更需要的是更長遠的改革措施。

富達國際宏觀及策略配置全球主管亞墨德(Salman Ahmed)指出,巴國過去訴諸的做法只是頭痛醫頭、腳痛醫腳。

他說唯有進行結構性的長期改革、讓經濟系統產生韌性,才是解決財務危機的釜底抽薪之道。

#補貼 #經濟 #巴基斯坦 #IMF #紓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