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的全球金融海嘯期間,全球經濟恐慌,不少國家經濟陷入負成長的困境。因此,貨幣寬鬆政策、紓困、穩定金融的措施不斷推出,終於在隔年下半年後,全球經濟呈現反彈的局面。

2020年爆發的新冠肺炎疫情,以及2022年2月爆發的俄烏戰爭,導致產業供應鏈斷鏈,油價、糧價大幅上漲,帶動通膨居高不下。多數國家的中央銀行開始調整寬鬆的貨幣政策,走向升息循環,也引發了經濟可能硬著陸,甚至全球金融危機的疑慮。

「前事不忘,後事之師」,此次的俄烏戰事會不會產生金融危機?首先,必須看俄羅斯會不會發生資金的流動性問題。由於歐美在貨幣清算體系上排除俄羅斯,加上對俄羅斯石油的抵制,也讓人引發對俄羅斯無法償債的疑慮。俄羅斯的外匯存底高達6,000多億美元,但其中四分之三為歐美所凍結,而貿易收支也因為石油出口面臨抵制而受衝擊。雖然俄羅斯要求對若干不友好國家的石油出口改以盧布結算,但時間一拖久,也可能產生外債支付的流動性問題。加上俄國捍衛盧布,必然造成國內貨幣短缺、利率飆升、經濟成長下滑,投資、消費需求大幅衰退的困境。一旦戰事進入長期化,更不容樂觀。

再進一步言,若俄國償債發生流動性問題,進而產生跳票倒債,並拖累主要債權銀行(歐洲銀行團),將引發歐洲經濟的危機。若再傳導至新興國家,加上美元大幅升值,導致資金大量外逃,如此就有可能形成金融風暴。因此,環環相扣,如果每個環節都不幸發生,那麼就有可能形成全球金融危機。

至於2022年的升息危機,和2008的金融海嘯有什麼相同的地方呢?最大的相同點就是,股市、房市的泡沫,各國政府以寬鬆貨幣政策救經濟,是形成泡沫的最大原因。2008年金融海嘯的發生,主要是之前為了拯救網路泡沫,各國紛紛降息,造成資金氾濫,流入房地產、股市及衍生性金融商品所致。2022年升息危機則在於2020年初爆發的新冠肺炎,各國為了救經濟,推出紓困措施,美國甚至推出無限量的QE寬鬆貨幣政策,結果資金流入房市、股市,形成泡沫。

不過,2008年的金融危機和目前的升息風暴,最大的差別在於此次的升息風暴,除了經濟危機以外,還有通膨的壓力,問題也相對複雜。同時,俄烏戰爭一日未解,油價、糧價上漲所引發的通膨問題也不容易解決。各國央行等於是一個政策工具(升息)要同時兼顧控制通膨與維繫經濟於不墜兩個目標。再者,2008年金融海嘯時,歐美經濟雖然陷入困境,但中國經濟表現不差,有能力透過貨幣寬鬆、紓困、振興來解決部分全球市場需求不足的問題。而這次中國陷入結構調整,自顧不暇。加上中國、日本繼續寬鬆政策,反而可能使各國升息打壓通膨的努力大打折扣。

在歐美對付通膨面臨重大挑戰,以及全球經濟可能在明後年(2023、2024)面臨衰退的情況下,政府各部會也應該要有心理準備,卯足全力共同對付經濟可能下滑的壓力。有鑑於此,除了央行盱衡國內外經濟、金融情勢,審慎訂定升息政策之外,各部會也不能置身事外,積極超前部署才能因應變局。

目前財政部已有降低貨物稅、關稅,以及提高免稅額來協助企業、民眾因應通膨的壓力。經濟部除積極監控物價的穩定外,也應加速公營事業的投資,以及透過數位轉型、綠色轉型的補助、優惠,使企業能因應通膨、經濟下滑和升級轉型的目標。

此外,民眾適度兼差、增加所得也有利於因應通膨,因此,勞動部應和企業協商如何減少法規的束縛,增加民眾、二度就業婦女和中高齡兼差的彈性,以降低缺工的情況。

通膨已經消失了近20年,大家似乎已經忘了它的存在。但在新冠肺炎疫情下,各國執行寬鬆政策,再加上後來發生的產業斷鏈,以及突然而來的俄烏大戰,火上加油,喚醒了這頭沉睡已久的通膨猛獸。而且美國聯準會在政治考量之下,遲遲未能對通膨踩煞車,導致今天進退維谷的境地。美國財富500大企業中,有75%的執行長都認為,他們已經做好2023年經濟衰退的準備。在在的顯示,當前經濟的困境,以及問題的複雜性、嚴重性,不容政府小覷。

#升息 #俄烏 #通膨 #經濟 #金融危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