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聯準會(Fed)力戰40年來最高通膨,強勢鷹派升息,累計已升息6碼(1碼是0.25個百分點),我央行總裁楊金龍3月也做出「勇敢的決定」,上調政策利率1碼,接下來6月在「困難的選擇」下,再升息半碼及升準1碼,貨幣政策可說面對2008年以來最嚴峻的考驗。

長期以來央行的貨幣政策變動,幾乎都是跟隨Fed的腳步,且平均約是落後一季反應,升降息幅度也大多是Fed幅度砍半,3月竟是超級大意外地同步且等幅升息。就如楊金龍所言,「台美情況不同,我們沒有必要跟Fed同步」,但「台灣是小而開放的經濟體,必然受到大型經濟體(美歐)的影響,以決定政策因應」,整體來看,3月果真是一次「勇敢的決定」。

楊金龍其實2021年底就提前預告升息,即台灣持續多年的貨幣寬鬆政策,2022年將出現變化,朝向「緊縮」的方向,因為通膨攀高已可預見,果然從年初以來,美歐等大型經濟體CPI(消費者物指數)年增率狂飆,尤其2月底爆發俄烏戰爭,輸入性通膨壓力炸鍋,主要國家央行(陸日除外)也紛紛跟進升息。

反觀台灣5月CPI年增率也上揚至3.39%、創近10年新高,並連三個月逾3%,及連十個月高於2%的警戒線,5月核心CPI年增2.6%更創逾13年新高,楊金龍6月第二季理會後也再宣布「困難的選擇」,升息半碼及暌違14年來首度調升存款準備率1碼,進一步緊縮全力對抗輸入性通膨。

楊金龍2021年預告2022年升息三條件,即主要央行均升息、物價續上揚、政府疫情紓困發揮成效,年初以來三條件持續符合。「但和其他國家相比,台灣相對溫和」,因此6月只升半碼,沒必要與Fed同幅升3碼,更大的意義是在抑制通膨預期心理。

尤其4月以來國內疫情急遽升溫,導致消費趨緩,但考量升息影響層面過大,所以6月採取搭配調高存準率1碼,「所有理事均表示贊同」。楊金龍並再次預告,如果接下來通膨仍居高,「會續採取升息搭配升準因應」,並確立緊縮到年底的貨幣政策,全力達成維持物價穩定的目標,落實協助整體經濟金融穩健發展的天職。

由於楊金龍央行總裁的第一個任期至2023年2月底,代表2020年疫情爆發以來至2022年底,這波金融海嘯以來最大的貨幣政策大考驗,他將會全程走過,後續的疫情、俄烏戰爭、原物料價格上漲、緊縮升息、經濟衰退風險等發展,楊金龍勢必要「見招拆招」,也可望再次帶領台灣又一次安度全球性風暴。

#央行 #升息 #貨幣政策 #楊金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