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日下台船高雄廠的船塢裡,全長兩百多公尺、寬近50公尺的全世界第二大離岸風電大型浮吊船正如火如荼建造。在不遠處,外觀看來密不透風的另一座小型造船廠內,再過不久也將誕生台灣第一艘自製潛艦。

商船搶單不易 轉型找商機

「台船已經從奄奄一息到走出加護病房了!」不管在法說會,或是《財訊》此次專訪,台船董事長鄭文隆都頻頻向外界宣示。2016年開始,全球貨櫃航運產業步入低谷,讓台船的商船業務大受波及,導致台船幾乎年年虧損;好在有了國防與風電等新業務加入,虧損逐年改善,2021年甚至轉虧為盈。

鄭文隆回憶,台船在前身還是中船時,幾乎百分之百仰賴商船訂單,但2008年開始,國際間造船公司倒閉關廠已時有耳聞。近年又碰上疫情,Clarkson及Danish Ship Finance等國際海運研調機構甚至曾預測,全球造船廠到了2022年,將從2020年的280家僅剩下60餘家。所幸,2021年貨櫃航運業塞港、缺櫃、缺船的盛世,救了全球造船業一把;可惜的是,台船竟然無法雨露均霑。

這是因為台灣造船成本長期以來都缺乏競爭力,「我們這兩年幾乎沒有拿到商船訂單。」鄭文隆說,台灣造船業缺乏產業鏈,除了有鋼板、設計與技術的能力外,主要設備都必須從國外引進,成本相對3大造船國韓國、中國、日本高出約兩成,更不用說2021年碰上新台幣瘋狂升值、原物料價格看漲。

《財訊》報導指出,其實鄭文隆2016年回任台船董事長時,看著一路向下的商船業務,就已認知到台船非轉型不可。好在,國艦國造計畫也剛好在2016年啟動,適時調整了台船的營運方向。據台船歷年年報,2018年時造船業務的營收比重仍然高達8成、造艦僅有一成,但2020年時已正式翻轉,2021年最新的造艦營收比重來到近6成,造船僅剩3成。

造艦高難度 還在打底階段

然而,在國艦國造的計畫中,台船除了拿下海巡署中大型巡防艦訂單外,海軍多款軍艦建造責任,也落到了台船身上,看似大啖大單,實際上則是困難重重。

《財訊》分析,因為台船拿到的軍艦訂單,雖然單價較中小型艦來得高,但量少、難度也高。「最辛苦的就是海軍艦艇都是原型艦!必須和軍方不斷溝通修改。」鄭文隆說明,台船做原型艦沒有賺過錢,光是潛艦的設計圖就高達兩萬張,對比商船是兩千多張,困難程度當下立見。

文章來源:財訊雙週刊

#台船 #潛艦 #訂單 #自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