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訊》報導指出,日本逐步開放邊境,許多人迫不及待想飛到日本觀光,趁著日圓貶值時報復性消費。尤其,6月13日日圓匯價貶破1美元兌135日圓,下探1998年10月以來最低,大家都想問,現在是不是換日圓最划算的時候?

這波日圓貶值主因是美日利差擴大。今年3月美國聯準會開始升息,市場人士預料美日利率差距會開始擴大,4月1個月內日圓兌美元匯率就從1美元兌118日圓左右貶到129日圓。而美國五月消費者物價指數(CPI)比去年同期大增8.6%,創40年來新高,政府勢必要緊縮金融。分析師指出,美國秋季期中選舉前,總統拜登將會強力抑制通膨。

日銀按兵不動 投機客搶進

《財訊》分析,相對的,日本銀行對利率則按兵不動。日本前首相安倍晉三當年提出3支箭政策,第一支箭就是貨幣寬鬆政策,直到通膨率達到2%的目標。儘管四月日本核心CPI年增率為2.1%,但日銀認為這與能源及食品漲價脫不了關係,預料不會長期持續,因此還不打算改變政策。日銀17日決定維持超低利率後,總裁黑田東彥即指出,日本現在物價上漲,基本上是因為國際能源漲價,是成本推動的通膨,如果此時調高利率或緊縮貨幣,將使景氣更糟。

日圓貶值的另一個原因是,日本經常帳收支惡化。俄烏戰爭後,歐洲各國經濟制裁俄羅斯,原油、瓦斯、穀物等國際商品價格大漲,使日本貿易逆差擴大,進口企業賣日圓、買美元,資金外流導致日圓貶值。在這樣的情況下,投機客極可能大舉賣日圓,又進一步加重日圓貶值的壓力。

根據《財訊》報導,目前看來,日本政府干預外匯市場的機會也很渺茫。原因是日本干預必須和美國協商,而美國為了降低進口物價,樂見美元升值,因此聯手干預的可能性不高;而日本獨自干預或口頭干預,都發揮不了作用。

中經院日本中心主任魏聰哲指出,這次日圓貶值被稱為「惡性日圓貶值」,因為比起改善製造業的獲利,日圓貶值對非製造業獲利的衝擊更大。事實上日本製造業中,除了國產比率相對較高的工具機產業,其他如汽車、家電等都已經將部分生產基地移往海外,或仰賴進口零組件較高的產業,因日圓貶值享有的匯差效益並不如以往。

《財訊》報導指出,日本東京商工研究公司6月1日至9日實施的問卷調查顯示,5月上旬日圓貶至1美元兌130日圓左右時,46.7%的經營者回答「對經營有負面影響」,比4月(1美元兌122到124日圓)多了7個百分點;其中48%是中小企業,38%是大企業,顯示中小企業衝擊更大。而且如果調高利率,因疫情而負債累累的中小企業,會更加吃不消。

文章來源:財訊雙週刊

#國產 #日圓 #日圓貶值 #干預 #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