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興市場金融壓力因經濟持續放緩、通膨壓力攀高、和美國積極升息而不斷增加,外界憂慮這些不利因素將使得中低收入國家的債務危機瀕臨爆發程度。

聯準會上周升息3碼創1994年來最大升息幅度,新興市場債市風險更為增加,貨幣因資金加快外流而令通膨問題更嚴重。從巴西幣到智利披索等新興市場貨幣上周兌美元匯率紛紛貶值逾3%。MSCI新興市場指數上周累跌4.7%。

有證據顯示新興市場債券殖利率飆升和資金持續外流,反映投資人把資金轉往較安全而殖利率不斷上升的地區。

據牛津經濟研究院(Oxford Economics)資料,目前新興市場長期公債殖利率,較美國同年期債息高出8個百分點或以上的國家,已從年初的16個增加至23個。其中黎巴嫩與美國之間息差高達32個百分點。

Dealogic資料顯示,今年來新興市場發債規模較去年同期大減43%,籌措資金2,635億美元為2016年來同期最低。

聯合國貿易和發展會議秘書長葛里斯潘(Rebeca Grynspan)呼籲,20國集團(G20)讓開發中國家暫停償還債務來緩和其經濟壓力。因為目前發生重大債務危機風險骨牌效應可能性,超過兩年前新冠疫情爆發時情況。

雖然新興國家尚未出現風險擴散,但專家警告若這些國家無法減輕財政壓力和扶持疲弱的銀行體系,擴散風險會變大。像斯里蘭卡、尚比亞和黎巴嫩等新興國家正尋求國際援助,提供貸款或債務重整。

世界銀行6月公布全球經濟展望報告,以食物與能源價格飆漲和美國積極升息為由,把發展中國家今年成長率預測值從4.6%調降至3.4%。世銀指金融壓力可能在新興國家間擴散,因為在美國等先進國家升息後,接踵而至是新興市場爆發危機,像1980年代的拉美債務危機就是顯例。

#殖利率 #美國 #升息 #新興市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