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期以來,我們較常關心政府債務,每逢政府舉債數千億,就會被在野黨砲轟為債留子孫,也因此《公債法》特別訂舉債上限,以避免過度舉債而影響經濟安定。然而,意想不到的是,2020年家庭負債18.2兆已是中央政府債務5.5兆的三倍。

相較於政府債務經常被提及,家庭部門負債較少被關注,主要是家庭部門債務的統計比較稀有,只有在每年政府發布國富統計時才會驚鴻一瞥,由於這項數字錯落於茫茫數海,因此乏人問津,加以這項統計落後兩年之久,以今年而言,所編製的數字皆為2020年的資料,更讓人感覺沒有及時性,是個舊聞,因而迭遭忽略。然而,家庭負債卻是一項極重要的統計,甚至比政府債務統計更加重要。何以這麼說呢?試想,政府負債升高,付不出債息,可以循加稅、舉債加以融通,但是家庭部門負債一旦無法負荷,結果是很悲慘的,非僅個人信用破產,倘若家庭負債的激增不只是少數的特例,而是多數中產家庭的處境,那更將影響金融體系的安定,為總體經濟帶來不測之憂。

2006年台灣曾出現卡債風暴,那一年家庭債務的增加不僅讓社會為之沸騰,更危及到金融安定,為此,行政院還成立工作小組因應此一危機,顯見家庭債務的升高,較之政府債務有著更大的風險,不可不慎。

尤其,這些年我國家庭負債實在成長太快,依歷史資料,2003年家庭負債只有6.3兆,占GDP不及六成,2020年已逾18兆,占GDP超過九成。雖然目前仍缺乏分配面的統計,但從近七成上班族連平均薪資都領不到看來,負債者當中有極大比例是中產家庭,其對債務的承受力相當有限,執政當局宜掌握此一變化,未雨綢繆才是上策。

#債務 #家庭債務 #家庭部門 #負債 #經濟成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