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各國陸續將淨零碳排列為國家主要發展目標,推動淨零碳排最為積極的歐盟,宣布將在2023年試行稽徵碳邊境稅,針對未來出口至歐盟的高碳排產品收取碳關稅,2026年全面生效。國內則於三月底由國發會公布「2050淨零排放路徑及策略」,宣示台灣2050年達成淨零排放的路徑與策略,其中製造部門中碳排占比最高的石化產業可謂首當其衝。

未來臺灣產品出口到歐盟,需先繳交碳足跡的相關資料,並補繳超過歐盟碳排標準的碳關稅,當中最先受到影響的是鋼鐵產品,未來則將納入臺灣的出口大宗貨物─電子產品。而化學產業中,臺灣銷往歐洲的產品目前有氨水、乙醛酸及礦物燃料類等化學品,未來都將受到碳關稅的影響,臺灣以出口歐盟為重心的廠商需提早準備。

歐盟著手制定的碳邊境稅調整機制(Carbon Border Adjustment Mechanism,CBAM)的課徵規則為:進口產品的總碳排放量,扣除歐盟依該商品生產的平均排碳水準做為免費排放額度,扣除後多出的碳量需在交易市場買回碳權抵扣,而出口國已課徵的碳稅亦能抵扣,對此,各國開始醞釀產品在出口前先課徵碳稅,可見得歐盟碳邊境稅的影響力將擴散至全球,而臺灣出口仰賴的美、中兩大市場何時會跟進課稅?值得密切關注。

歐盟是目前全球淨零碳排法規最先進、最前衛的地區,BASF為歐盟境內的德國石化廠商,受到的淨零碳排相關規範與約束也為全球之最。BASF從25年前已開始著手減碳,最初在減少汙染物排放的考量下,將位於路德維希港廠區的200間工廠、170多條生產線開始做能、資源的整合。

近期則訂下明確策略,盤點所有工廠產生的排碳量,再從「使用綠色能源」、「電力取代蒸氣」、「開發製程新技術」、「使用生質原料」與「製程操作最適化」等路徑來實現減碳。綜觀BASF的做法,短期做轉型使用綠能的調整,收立竿見影之效;中期做再生能源的投資,長期則發展減碳新製程技術,皆為值得臺廠學習的策略。

其它石化大廠,如:美國陶氏化學(Dow chemical)也著手開發低碳產品、開發新觸媒與電能加熱裂解(e-cracking)技術;法國Total與英國BP等歐系石油巨擘也積極轉型,對再生能源大規模投資;日本三井化學則採取兩階段減碳策略,第一階段是能源低碳化,利用「低碳原料/燃料」、「提升能源效率」、「採用再生能源」達到第一階段,第二階段則開發減碳技術並做「業務轉型」,有鑑於高碳產品價值性越來越低,三井化學規劃從傳統石化產品,開始轉向汽車材料、醫療保健和食品包裝等高值化材料,鎖定開發高值、高成長材料領域投入。

檢視臺灣石化業的減碳作為,在「廢熱回收」與「製程能效提升」作為上,與國際標竿企業相近,但在「再生能源」、「低碳能源」、「碳捕獲及再利用(Carbon Capture and Utilization; CCU)」、「生質原料」與「塑膠循環」等面向上,與標竿廠商尚有差距;另外在「綠色氫氣」供應鏈建立,為目前國際石化廠商積極發展的重點,是臺灣石化廠商未來須注意之處。

從國際先進國家與廠商實際執行淨零的經驗可知,石化產業本身進行減碳是無法達到淨零目標的,需搭配低碳能源、造林、碳權購買交換等措施及跨業合作方式,方有機會達成淨零排放。臺灣廠商應儘快強化並投入CCUS、塑膠循環、氫能應用、生質原料等目前較少投入的減碳領域,方能跟上國際腳步與達成2050淨零碳排的目標。

#淨零碳 #低碳 #減碳 #淨零碳排 #石化廠 #轉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