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報記者王逸芯台北報導】2月烏俄戰爭爆發後,歐美各國陸續減少進口俄羅斯的天然氣、原油、柴油,造成第二季煉油供給嚴重短缺,也帶動一波短線煉油利差,業界認為,全球經濟有放緩疑慮,加上美元指數強勁,抑制油價漲幅,法人則認為,此波供給驅動的漲價終將遭需求反噬,高價格結構將至多延續至第三季。

在戰爭環境下,歐盟各國及美國抵制俄羅斯煉油產品,俄羅斯煉油廠被迫在第二季減產173萬桶/日,歐盟各國轉而向東亞詢購柴油,也帶動煉油利差自1月的美金2.4元/桶擴大至5月的美金9.8元/桶,供給持續緊俏,且隨俄羅斯詢得印度等國家增購原油,OSP下跌至6月的溢價美金4.95元/桶;另外,隨著全球疫情解封,航空燃油需求復甦。

法人分析指出,預估第三季煉油利差將至美金12元/桶,供給轉鬆,主要係考量隨戰爭降溫,歐盟各國及美國可能停止抵制俄羅斯煉油產品,還有就是,民生必需的汽油、柴油高價格將拖累需求萎縮,故整體來說,此波供給驅動的漲價終將遭需求反噬,不論戰爭在第二季或2023年結束,高價格結構將至多延續至第三季。

產業界同樣也認為油價確實再漲有壓,與油價連動最為直接的台塑化(6505)表示,歐盟規劃年底前逐步禁止進口俄羅斯原油,加上近期貿易商均表態大幅減少購買俄羅斯原油,預期5月俄羅斯原油出口將減少100萬桶/日,短期油價可能上漲,但大陸封城尚未完全恢復,油品需求難以回升,且全球經濟有放緩疑慮,加上美元指數強勁,抑制油價漲幅。

#俄羅斯 #歐盟 #煉油 #原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