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中央銀行總裁楊金龍做出勇敢決定,3月跟進美國升息,一舉把利率拉回疫情前水準,4月隨即爆發本土疫情,這除讓6月要不要持續升息陷入兩難,更頭痛的恐怕是,美國升息加速資金回流,這洶湧大潮要怎麼抵擋。

《央行法》中雖明訂,央行貨幣政策以穩定物價為主,再協助經濟發展,但匯利率很難不與經濟連動,大家心知肚明。簡單來說,如果預期通膨將降溫,但因本土疫情、俄烏戰爭造成更大經濟衝擊,自然就會斟酌升息。

事實上,相較於先前,央行擺明要透過升息抑制通膨,近期態度已出現軟化。央行總裁楊金龍12日在立院答詢時,被問到會否跟進美國升息時,除說不需要跟美國一樣,也說「升息只是選項之一」,這話早有弦外之音。

央行其實很清楚,升息對通膨的打擊是心理層面的,然以全球能源、糧食暴漲,讓新台幣維持強勢,抑制進口物價漲幅,恐怕比多升幾次息來得有用,於是乎央行這兩個月,幾乎都在匯市阻貶,就是怕有輸入型通膨。

尷尬的卻是,當Fed強勢升息,全球資金搶著回流美國,美元指數創高時,新台幣就只有貶多貶少。換言之,眼前最麻煩的是,如何抑制這些資金流出,因為只要資金不外逃,新台幣別貶那麼重,物價才不至於失控。

這就像連環套般,美國升息,問題不是台灣要不要照跟,而是不能讓新台幣太弱,此時不升息,新台幣就會更弱。然而,升息就真能留住熱錢嗎?要升幾碼才留得住?不只央行沒有答案,這代價恐也無人能承擔。

#央行 #升息 #美國升息 #通膨 #新台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