蕎麥出口大國俄羅斯入侵小麥出口大國烏克蘭,加上原物料價格大漲及日圓重貶,日本庶民美食蕎麥麵與杯麵紛紛喊漲。

■Student budgets in Japan may come under pressure after Cup Noodle, a cheap meal long associated with late night study sessions, became the latest target of price rises in the land of its birth.

日本因全球原物料大漲及日圓貶值吹起的民生日用品漲價風,也吹到宵夜聖品─杯麵。

日清食品(Nissin Foods Holdings)2月初宣布,調漲招牌產品Cup Noodle杯麵價格,6月起一般包裝從每杯193日圓(約台幣45元),漲到214日圓(約台幣50元),是三年來首度調漲價格。

至於拉麵、烏龍麵、豆腐湯其他速食產品,日清也要漲價,漲幅在5%到12%之間,旗下270種產品多達70%都是調漲目標。

扛不住成本壓力

1971年問世的日清杯麵迅速風靡全球,一直以來是日本速食麵第一品牌。但是,運輸、原料小麥和包材成本上漲,日清為了維持暢銷50年的品牌價值,別無選擇只好漲價。他還特別強調,日清從未縮小包裝尺寸。

日清發言人說,「減少產品份量,對我們來說不是好的做法。顧客會抱怨蝦沒那麼多,麵條變少,味道變淡,基本上我們日清不會採取這種立場。」

全球大宗商品價格飆漲,加上日圓貶值,迫使日本民生消費品製造商不得不漲價因應。他們以往多靠「縮水式通膨」(shrinkflation),也就是縮小份量的方式,將多出的成本轉嫁給對價格敏感的消費者。

蕎麥麵店老闆石原(Ryu Ishihara)扛不住成本壓力宣布要漲價,是近10年頭一遭。石原表示:「供應商已經盡力,但這次情況實在太糟,漲價避免不了,我店內的東西要漲10%到15%。因為戰爭的關係,蕎麥的進口成本也提高。」蕎麥麵是日本國民美食,但主要原料蕎麥多半得從生產大國俄羅斯進口。據日本蕎麥麵協會(Japan Soba Association)統計,2020年日本所需蕎麥,國產僅占42%。

照農林水產省說法,蕎麥的需求缺口靠進口填補,自2018年起俄羅斯是日本第三大蕎麥來源國。去年俄國晉升為第二大,後來進而取代中國,直到今年2月都是第一大來源國。

不只是蕎麥,醬油、麵粉、天婦羅配菜,甚至用來熬煮高湯的魚,相關食材成本無一不漲。日本業界人士說,想品嘗平價的蕎麥麵愈來愈難。石原蕎麥麵店一位每周光顧兩次的死忠顧客表示,目前的漲幅還能接受,但漲破500日圓(約台幣115元)就另當別論。

除了蕎麥麵和日清杯麵之外,牛丼、人造奶油、剪刀等日用品價格都見上漲。生產知名玉米零食「美味棒」(Umaibo)的業者1月宣布,Umaibo要從每條10日圓漲到12日圓,震驚日本消費者,這也是Umaibo自1979年上市以來首次漲價。

蕎麥進口被戰爭卡關

俄羅斯包辦全球五成的蕎麥產量,俄烏戰爭爆發意味著,部分需求得靠第二大生產國中國填補。但中國蕎麥逐年減產下,價格勢必漲得更凶。

2月24日俄國入侵烏克蘭,加劇大宗商品價格漲勢,偏偏在此同時,日圓兌美元匯價跌至20年低點。雪上加霜的是,西方國家制裁鎮壓俄國銀行,將莫斯科排擠在國際金融體系外,導致一些帳戶不好結算,這讓日本蕎麥麵進口商和製粉業者採購部門一個頭兩個大。

雖說日本仍能進口俄羅斯蕎麥,戰爭引發的動盪及運輸中斷,讓採購拖延受阻。全球大宗商品價格飆漲加上日圓驟貶,蕎麥麵店業主老早就承受物價攀高的壓力,現在連進口蕎麥都難,他們更加苦不堪言。

#日本 #蕎麥麵 #漲價 #杯麵